2nd July, 2014
Edit

阿Q

朋友阿Q,是我中學時的同桌。讀書年代,已是極度認真的人,時常因我上課睡著但考試第一而不忿。她會當面表現出那種不忿,概嘆世界的不公平。我會不好意思地笑笑,說我回家是有熬夜努力讀書的,沒有白撞。然後她便反駁,說自己何嘗不是一樣讀通頂?討論通常沒有結果,但我很喜歡這個朋友。因爲她夠真,把想的都說出來。所以,從中四計起,我們做足了15年的朋友。

我們見面不多,每次見面,卻總談及她又要轉工。阿Q工作和學習時一樣認真,不是怕辛苦的人。轉工的原因,是她總遇上「穿Prada的惡魔」。沒有拍拖的公司女高層,四十多歲,有無限的空餘時間,也有無限的精力。阿Q7點返工,女高層番10點,但做老細的未走,阿Q也就一定不能早收工,7點走人是恩賜,埋頭苦幹到深夜11點也是正常,第二天又再繼續戰鬥。長此以往,苦悶不已,不要說出街識男仔,連阿爸阿媽也埋怨阿Q太少時間在家。

阿Q唯有轉工。新老細喜歡把所有工作都推給她做,不是能者多勞的問題,而大概是她比較好欺負。工作太多,做不完,就挨駡。離譜的是,連去廁所也受監察。例如中午放完飯回來,不准再去廁所,那是浪費時間。嚇得阿Q每天去廁所,連鏡也不敢照一眼,速戰速決。也試過放工離開公司,竟收到老闆來電,問收工點解不同我講byebye。不要誤會,不是男老細暗戀她,而是一位女老細。

也不要以為阿Q是天姿國色,或矯揉造作的女子,才惹來女老細的妒忌和折磨。女老細經常把艱辛的任務推給阿Q,阿Q努力完成後,功勞卻全歸女老細,自誇全因她的英明領導。阿Q從不擦鞋,也不忿胸無墨水的女老細坐享其成,總是老實地吐出一句:工作是我做的,你什麽也沒有教到我。擺明作對! 

我說,她這個人爲什麽就不能虛假一些啊?人家能做到老細的位置,如何無能力,也總有她的能力。何況,她是你的老細,你受她監管聼她指使,多說些好聽的話,打好關係,自己的日子不就能好過一些嗎?阿Q說不,她就是不要靠擦鞋上位,她就是不要假惺惺做人。

有志氣!但卻令日子難過很多。我勸阿Q,多讓老細有高高在上的虛榮感,讓她領功又如何?總好過每天番工受罪,挨不下去的時候,又要再找下一份工,了無止境。有真實力固然重要,但辦公室人事一樣要識做。打工罷了,又不是要和女老細做知己過人世。何苦執著地在這段關係上放那麽多真感情?

阿Q,Please!爲了冷氣房的日子更好過一些,請對穿Prada的惡魔笑多一些,鞋油再加多一些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