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t June, 2013
Edit

Candy Crush

 

 

 

台灣有一名年近60歲的醫生,本來保養得很好,六塊腹肌,身材健碩,但因為迷上candy crush,三個星期內打爆355關,代價除了花大約七千元港幣去買道具過關,更傷身的是老了十年,用眼過度,臉部鬆馳,眼袋下垂,要走去美容院接受療程急救青春。

實不相瞞,這個遊戲,本人亦相當沉迷。

如果你都是同道中人,一定有同感,玩這個遊戲是會出現神經極度敏感緊張的症狀,方圓百里,只要聽到一聲Delicious或者Sweet都會即刻彈起身,朝著聲音的方向,會心微笑。

上癮高峰期,化妝時會玩,拍攝等埋位時會玩,睡覺前一定要玩,就算開車在油站等入油的時候都要玩,直至入油阿姐走過來,以極度興奮雀躍的聲線問:「你玩到第幾關啊?」那時真是不得不概嘆此遊戲深入民心的程度,可謂無孔不入。

我小時候的年代,打機玩遊戲是被歧視禁止的嗜好,流連機鋪,會自動被劃分入壞小孩的類別。真是時代進步,流動電話的出現令打機普及化,當你阿爸阿媽同60歲醫生都會candy crush的時候,已經無人有資格批評你啦。

唯獨是終於有人出事,打到眼都盲,樣又殘,先至會再次引起大家的驚慌,打鑼打鼓咁話不可以再沉迷打機。但問題是,有邊個不是一早就知打機太耐會眼睛疲累,睡得不夠會皮膚暗黃?有邊個不知吸煙危害健康?但是究竟有幾多個人可以的起心肝走去戒煙?邊個不知一腳踏兩船會傷人心,婚外情有違道德標準?但偷食者以身試法屢試不爽。陳奕迅首歌「無人之境」有這樣一句歌詞:「這個世界最壞罪名叫太易動情,但是我喜歡這罪名。」明知故犯,正是人類的通病。原諒我,今晚睡覺前都是要玩Candy crush。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