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December, 2012
Edit

誰是自己

Jennifer Lopez來香港開演唱會,只此一場,確實是盡顯了國際天后的功架。莫論唱功舞步,一舉一動皆具風範,令人深陷其中,欲罷不能。朋友說,那都是商業包裝,不要被誤導。我認為這說法未免偏激,但又忍不住想:台下與台上的她,又真的是同樣性格形態的嗎?

 

凡人的我們,照照鏡,你有否發現自己左右兩邊的容貌不盡相同嗎?曾聽過這樣一個講法:右邊面容代表的是別人眼中的你,左邊面則是真正的自己。這麼說來,活在這現實世界中,我們呈現的都不是真正的自己嗎?

或許做幕前這行,這種感覺更加強烈。親見有女生即使背後粗口橫飛,舉止粗魯,但一副弱質纖纖的可人模樣,瞞天過海,也便惹人憐愛,凡事無往不利;也有男孩思想成熟穩重,可惜外表一副吊兒郎當蠱惑仔模樣,也唯有扮演搞笑輕佻角色,永遠擔不上大旗。請教過一位前輩,藝人塑造出來的形象為何一定要迎合觀眾?為何不能完全做自己?前輩反問:別人認為你是麥當勞,行入來幫襯,自然是想吃薯條漢堡包;你卻給人家一碗雲吞麵,豈不是令人失望?這是所謂的觀眾緣,觀眾覺得你順眼,覺得你應該屬於某一種人物性格,你便要順著他們的口味,才能襟撈。你不能說是虛偽,或許是一種專業,並不容易做到。我曾懷疑自己的不足,想想自己是否能做另一個我,但原來很難,起碼我必定扮不成時刻說話陰聲細氣的高雅狀態。

前陣子看訪談節目,很認同梁朝偉的觀點。大意是說:你是怎樣一個人,視乎個人的意願,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限制了自己的性格發展。覺得自己性格內向,便會不自覺減少和他人的交際溝通,自然而然,變得孤僻。是故,不要太快下決定,說自己一定是怎樣的ㄧ個人。不是人人都要改造自己成為藝人,但每個人都應該發掘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小時候的我一度覺得自己有社交恐懼症,有客人來家探訪,我總會躲避在沙發後面;到長大與人交談會面紅,至如今竟能做幕前以說話謀生,這成長歷程令我相信做人存在無限可能性。

不要被目前的境況限制了自己,未來的你可以是很多方面的你。我們要做的,不是模仿別人,不是要假惺惺裝扮成別人,而是如何令自己變得更好。人總有一些幻想敵,但縱使我們做到敵人能做的事情,也不見得我們有多獨特的價值。而倘若我們做了自己,又超越了自己,找到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會否更加值得興奮呢?

喔,好像說了很多自以為有道理卻抽象沉悶的論調,其實或許都是在安慰自己。不覺得麼?有時候人活著活著,就會突然懷疑自己的價值。夜深了,說完了,乖乖睡覺,第二日便再來過。

大概,最後那日,我們都未必知道,真正的自己,究竟是怎樣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