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th August, 2015
Edit

輕熟女(4)

 

阿Fi的工作需要很細心很有記性,比方說,她需要在影印機墨盒只剩下一又四份一筒的時候訂新的存貨,然後在第三個工作天的早上記得不要周圍走留在公司收貨――啊,當然了,也別忘記廁紙A4紙和Pantry裡的奶茶咖啡。

 

但有點不巧的是,阿Fi是一個不怎麼細心也不怎麼有記性的女人。

 

哎呀,大鍋了。

 

這一天不知道為甚麼,其實早上她就感覺怪怪的有點不祥的預感,直到那個大隻仔送貨員將總共二十箱的廁紙堆放在公司的玻璃門外時,阿Fi才知道今次大鍋了。

 

她看著那二十箱廁紙,記憶中她明明是訂了二十盒而已,哪來的二十箱?但在那個送貨大隻仔的熱切眼神和催促底下――快啲簽咗張收貨單啦唔該你,我仲有十幾層要送架――阿Fi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她一臉驚訝地看著經理,經理也一臉驚訝地看著阿Fi,彼此無話再講,卻心知肚明。

 

這二十廂廁紙能夠用多久沒有人說得準,但除非公司所有同事集體食物中毒然後開OT在公司上廁所,否則的話一時三刻總是用不完的。只是公司空位有限,也不能將廁紙放得周圍也是吧?阿Fi想過不如化整為零處處也藏一些,或者在公司門口招牌下砌一道廁紙牆,但這些建議統統因為太反智而沒有被採納,但它們終究還是要找個主人。

 

經理拍拍阿Fi的小膊頭,然後告訴她,從今天起,這些廁紙就跟定她了。於是從此以後,阿Fi就與這些廁紙生死相隨,紙在人在,紙亡人亡。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