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t April, 2015
Edit

返大陸

返大陸

 

在這個年代,返大陸這個行動在男女關係之中是個很敏感的話題:星期六下午,你本來打算約他去半島嘆個英式下午茶然後去看畢彼特的新戲,但一通電話打過去,他卻告訴你,約了朋友今日返大陸,現正身處羅湖。

 

這時你想起上次他帶你去看的那套叫一路向西的電影以及當中令你驚訝的鏡頭――那一次,你覺得電影實在庸俗不堪,但一旁的他卻看得津津有味,是的,那時你就應該知道,這個男人總有一天會跟豬朋狗友一起返大陸。

 

當然,返大陸也可以是很cool的一回事:十八歲,獨自背個背包,從廣西一直走到西藏,一路上住在青年旅社,晚上和幾個從歐美來的青年大談西藏的人權問題,然後當談到大躍進時,那個從亞利桑那來的美國仔問你,為甚麼一畝田能產一萬斤這種近乎童話故事的可笑謊言中國人會看不穿?你笑一笑,呷一口青島,告訴他:this is China。

 

但當目的地是深圳,所謂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時,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雖然與香港只是一河之隔,市中心一帶也像中環一樣佈滿高樓大廈,但那裡沒有經歷過殖民地的洗禮,沒有所謂品味這回事,在橫街窄巷中的骨場桑拿夜總會,注定了這裡只會是個酒肉城市。

 

當你的另一半的周末活動變成了返大陸的時候、活動範圍從銅鑼灣尖沙咀北移至深圳三沙一水時,你應該想一想,到底他是否已經墮落成一條雞蟲。

 

堂前燕:www.facebook.com/r1r.patpa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