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th November, 2014
Edit

短裙仔

喂喂,今日Suki又著短裙喎。

 

係咩,睇吓睇吓,嘩――

 

幾個男同事聚在一起,話題離不開那個新來的女同事,以及她那條短裙仔。對於男同事們來說,其實他們並不介意有一個穿著短裙仔的女同事在辦公室裡不時走來走去並且偶爾在踎站的時候產生一點走光的可能。事實上,這種不確定性令一眾男同事們每天都猶如賭馬賭波賭六合彩甚至賭八號波黑雨一樣對返工竟然有一丁點期待。

 

只是對於辦公室裡其他據說是比較貞烈的女性來說,這條短裙仔實質上不單止是對OL這個神聖的職業的一種侮辱,更是對這個辦公室裡一眾已經或者即將步入中女年齡的女士們權威的挑戰。

 

在茶水間這個永遠的是非之地,一場輿論戰已經悄悄展開。

 

見唔見新黎果個女仔呀,嘩條裙短到呢,都唔知博乜。

 

係囉,邊有人咁著返工架?

 

我話,呢啲人十個有十個都係想釣金龜。

 

說得兩句,這個辦公室的揸fit人,那位年過四十的女上司剛巧進來,又不慎聽到――其實她又怎會不知道這次短裙風波?沒錯,她早已經認定這條短裙仔破壞了辦公室的和諧氣氛,等的不過是一個推波助瀾的機會。

 

Christine,同我draft封email,提吓啲新同事注意吓衣著。

 

女boss扔下這麼一句話走了,但同樣作為一個中女,那位叫Christine的祕書又怎會不明白她老闆的心意?

 

當天下午,還未到tea time,email已經昭告天下,女boss連落三閘,把一切短裙仔短褲仔背心仔全部排除在框架之外,男同事們雖然心有不甘,也許有想過佔領辦公室走廊抗議,但最終還是不敵強權,唯有在這條短裙仔臨死之前,多拍幾張遺照,以供憑弔。

 

堂前燕:www.facebook.com/r1r.patpa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