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th June, 2014
Edit

世界cup

世界cup

她還記得上一次世界盃,足足兩個星期,他都沒有碰過她,那怕是她少有地做主動。

 

 

唔好搞住先,好眼訓。

 

她不敢相信,這個睡在她枕邊的男人,竟然會為了一個人造皮縫製而成的皮球,以及二十二個穿著貼身球衣在草地上漫無目的地奔跑的男人,而對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點興趣也沒有。

 

既然你咁鐘意睇波,睇飽佢囉。

 

為了這件事,她足足氣了他一個星期,直到他拿著新一季的Hermes來賠罪。

 

四年之後,世界盃再臨,但這次不同的是,她早有準備――就在世盃開鑼前,有次她看到一群咸濕仔在便利店裡拿著那本印有某個足球baby照片的雜誌,幾個人對穿著加細碼球衣的女郎――以及球衣之下那若隱若現的胸部不往地評頭品足。

 

是的,雖然她覺得這些掛著足球賣身材的o靚模很cheap,但卻不得不承認,她們對男人很有殺傷力。翌日,她特意去買了一件英格蘭的球衣,白色的布料有點透視的效果,不穿內衣的話,幾乎一覽無遺――當然,這也是他最愛的球隊。

 

那天晚上,英格蘭對烏拉圭,緊張的他早早就捕住電視機,像上次一樣連眼尾也沒看她一眼。

 

中場休息的時候,只穿著白色球衣的她出場,胸脯把細小的球衣撐得有點變形,更不用說要遮掩她的雙腿。

 

紅牌,罰你出場,咬著哨子的她擋在電視機前說。

 

入波啦,英格蘭追和,嘩,呢球射得靚呀――英格蘭最後還是輸了,但作為英格蘭球迷的他,至少那天晚上,卻睡得很甜。 

 

堂前燕:www.facebook.com/r1r.patpa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