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輕熟女(5)

  阿Fi本來是很討厭這些堆放在她座位旁邊的廁紙的,除了每次看到總令她想起那段尷尬的回憶外,這堆臃腫的物體更像她身上多餘而且錯位的脂肪一樣,老是生人霸死地阻住地球轉。  幾好次來開會的client看到這堆物體時,都對坐在一旁的阿Fi投以不知是恥笑還是驚訝的目光,嚇得膽小的她只好急急腳扮去斟水避難。   大概是因為對這些廁紙的恨意,她總會靜雞雞趁著同事不為意,偷偷地多搣幾格,然後扮作苦惱地將紙搓成一團扔到垃圾筒,意圖盡快一雪前恥。而每當有同事過來詢問可否拎卷新廁紙的時候,她總會慷他人之慨,一口氣將盡可能多的廁紙送到對方手上。   直到有次實在無聊,阿Fi將一卷廁紙拉開,當成是一匹畫布,然後抱著打發時間的心態畫起畫來。   也許真的要多謝這些廁紙,否則的話,阿Fi也不會發現,原來自從小六美術課後就再也沒有畫過畫的自己,在這方面,竟然是那麼的有天份!  同事一個個過來讚嘆不止,讓阿Fi第一次品嚐到成功的滋味――嗯,感覺真好。  阿Fi畫著畫著,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畫滿了一整卷!最後,她就這樣拿著一卷畫滿畫的廁紙,心滿意足地回家,並且立志總有一天,她一定要當一個插畫師,還要是攞獎的那種。那時候,她一定要拿出這卷廁紙來,告訴全世界,就算是一卷廁紙,也有它的用處。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4)

  阿Fi的工作需要很細心很有記性,比方說,她需要在影印機墨盒只剩下一又四份一筒的時候訂新的存貨,然後在第三個工作天的早上記得不要周圍走留在公司收貨――啊,當然了,也別忘記廁紙A4紙和Pantry裡的奶茶咖啡。   但有點不巧的是,阿Fi是一個不怎麼細心也不怎麼有記性的女人。   哎呀,大鍋了。   這一天不知道為甚麼,其實早上她就感覺怪怪的有點不祥的預感,直到那個大隻仔送貨員將總共二十箱的廁紙堆放在公司的玻璃門外時,阿Fi才知道今次大鍋了。   她看著那二十箱廁紙,記憶中她明明是訂了二十盒而已,哪來的二十箱?但在那個送貨大隻仔的熱切眼神和催促底下――快啲簽咗張收貨單啦唔該你,我仲有十幾層要送架――阿Fi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她一臉驚訝地看著經理,經理也一臉驚訝地看著阿Fi,彼此無話再講,卻心知肚明。   這二十廂廁紙能夠用多久沒有人說得準,但除非公司所有同事集體食物中毒然後開OT在公司上廁所,否則的話一時三刻總是用不完的。只是公司空位有限,也不能將廁紙放得周圍也是吧?阿Fi想過不如化整為零處處也藏一些,或者在公司門口招牌下砌一道廁紙牆,但這些建議統統因為太反智而沒有被採納,但它們終究還是要找個主人。   經理拍拍阿Fi的小膊頭,然後告訴她,從今天起,這些廁紙就跟定她了。於是從此以後,阿Fi就與這些廁紙生死相隨,紙在人在,紙亡人亡。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2)

阿Fi在一所跨國企業的香港分公司上班,但當然了,像個o靚妹仔一樣穿著cons的她,跟中環這個充斥著高跟鞋和公事包的地方實在格格不入。   每天早上,當她因為又又又遲了起床而裙拉褲甩趕返工經過A&F對出的畢打街時,她都很擔心蘋果日報那個中環我最靚欄目的攝影師會捕在馬路對面,然後趁她身邊那個穿著低胸裝的鬼妹撥弄頭髮之際按下快門,連帶將目光渙散的她也一併公諸於世。   事源是這樣的,當她剛剛在這所公司上班不久,那天早上她如常地跟時間競賽,連眼線也畫得歪歪斜斜。她還記得就是她過試用期的那天,才剛過了午飯時間,經理就把她召進房間。   阿Fi滿心歡喜,天真地相信這是宣佈她已經渡過危險期。沒錯,經理將一封正式的通知交給她,同時打開了當天的蘋果日報手機版,向她展示中環我最靚那一頁,然後笑吟吟的告訴她,下回記得注意一下儀容。   女人最驟忌比較。   阿Fi阿媽經常說這句說話,而阿Fi基本上是同意的,例如她知道,五官偏平的自己上鏡不漂亮,當然真人也不怎麼漂亮,但她從來都不介意自己的樣貌。只是她很清楚,若果那個攝影師一時手痕,將她與旁邊那個鬼妹並列在同一張相片裡,無辜的她將會成為公司一班八婆以及高登仔和網民的恥笑對象。   其實無他,找一個最靚的很難,但找一堆特別樣衰,然後中間有一個還見得下人的,卻容易多了。   阿Fi對這種綠葉角色毫無興趣,更加不想成為辦公室裡一眾八婆八公的開玩笑對象。所以每次站在紅綠燈前,她都會很警惕地查看一下旁邊有沒有靚女。如果下次你在中環看見一個閃縮而鬼祟的身影,那個很有可能就是阿Fi了。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3)

  在繁忙的辦公室裡,阿Fi是一個不怎麼顯眼的小職員,但她也不是閑著的。   阿Fi在公司裡的銜頭是行政助理,也就是所謂的「鴨免」。她曾經質疑過,如果她叫行政助理的話,那麼她的上司是不是應該叫行政長官?那她豈不是與689為伍?她為自己這個又似爛gag又無聊的疑惑苦思了好一陣子,直到她發覺其實她是全公司裡除卻茶水姐姐以外,職位最低的一個,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是她的上司。   真是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   阿Fi每天的工作就是替全辦公室六十多人預訂機票船票車票酒店以及辦公室裡從擦膠到墨盒的一切文儀用具,你都咪話唔煩。   但這樣的工作也有好處,事關她可以以為同事book機票酒店安排行程為名,在辦公室裡毫無顧忌地在網絡上瘋狂瀏覽別人的旅遊blog和各地風景名勝的美照。   阿Fi雖然並不有錢,微薄而陰公的薪水也支撐不了她環遊世界的大計,但你知啦,有時有些東西,比方說旅行,去不到但看一下還是很爽的。而因著阿Fi在這方面的投入,以及她那顆永不熄滅的旅遊之心,她對於安排旅途的專業程度,早已直逼旅行社導遊。   有時見到某位同事去歐洲出差,哎呀哎呀,不得了,既然飛去法國,何不在順道去一下一海之隔的英國呢?要知道從巴黎去倫敦,坐歐洲之星的話才不過兩個多小時,而且你還可以即日來回,當然啦,倫敦咁多野買,留多幾日也是應該的。   就是這樣,阿Fi完美地將她的興趣融入工作之中,並為鴨免這份本該無聊的工作增值。而更爽的是,對於阿Fi無私的奉獻以及安排行程時的勞心勞力,她的同事不論大小上至Director下至新來的MT妹妹,每次出trip回來,總會帶給她世界各地的手信,並且私相授受地感謝她推介了那間旅館或者餐廳。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

  阿Fi今年剛好三十歲,這個年紀是一些賤格作家口中的無人要中女,也是不少女性的青春心理關口,但阿Fi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老。   她會穿短褲,會梳瀏海,拍照會嘟嘴會整蠱做怪,她也很喜歡手作卡通公仔,出街會像個十八廿二的少女一樣背個背囊。她是個不折不扣大唔透的可愛女生,而也許正正是因為心境年輕,她整個人就像停留在十七歲那年一樣,永遠地期待著未來,永遠地享受著做一個未成年少女的無憂無慮。   看在同齡友人眼裡,她是個無聊的老女人:幾十歲人好心就唔好咁低B啦是她最常聽的說話。她也曾經質疑過到底自己是不是太任性太幼稚,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未來?畢竟這個年紀早熟一點的,兒子都生了幾好個,但她仍然每天下班就在CD鋪和租碟檔之間,像個好奇的中學生一樣流連,並且為自己一會那個準備要失眠的晚上搜羅一點娛樂。   她有認真考慮過做一個有女人味的女人或者一個賢妻良母,但僅僅三分鐘之後她就發覺這些目標就像中學的歷史課一樣令人呵欠連連。她對女人味一點好感也沒有,不知道為甚麼一說起這個字眼,她腦海裡就會浮現一個奄尖聲悶又姣屎凳篤的西女人。至於生仔,生又痛,湊又煩,完全是在折磨自己。而她,才不過是個三十而立年紀大一點的少女,外面還有一整個繽紛的世界等著她去探索。   人生苦短,何必要逼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呢?就像她從來不喜歡早睡早起十點上床一樣,這麼早睡,不是在浪費時間嗎?還不如用來看看電影。   一想到這裡,她就決定拿起那張寇比力克電影的影碟,走向櫃檯埋單。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2)

阿Fi在一所跨國企業的香港分公司上班,但當然了,像個o靚妹仔一樣穿著cons的她,跟中環這個充斥著高跟鞋和公事包的地方實在格格不入。   每天早上,當她因為又又又遲了起床而裙拉褲甩趕返工經過A&F對出的畢打街時,她都很擔心蘋果日報那個中環我最靚欄目的攝影師會捕在馬路對面,然後趁她身邊那個穿著低胸裝的鬼妹撥弄頭髮之際按下快門,連帶將目光渙散的她也一併公諸於世。   事源是這樣的,當她剛剛在這所公司上班不久,那天早上她如常地跟時間競賽,連眼線也畫得歪歪斜斜。她還記得就是她過試用期的那天,才剛過了午飯時間,經理就把她召進房間。   阿Fi滿心歡喜,天真地相信這是宣佈她已經渡過危險期。沒錯,經理將一封正式的通知交給她,同時打開了當天的蘋果日報手機版,向她展示中環我最靚那一頁,然後笑吟吟的告訴她,下回記得注意一下儀容。   女人最驟忌比較。   阿Fi阿媽經常說這句說話,而阿Fi基本上是同意的,例如她知道,五官偏平的自己上鏡不漂亮,當然真人也不怎麼漂亮,但她從來都不介意自己的樣貌。只是她很清楚,若果那個攝影師一時手痕,將她與旁邊那個鬼妹並列在同一張相片裡,無辜的她將會成為公司一班八婆以及高登仔和網民的恥笑對象。   其實無他,找一個最靚的很難,但找一堆特別樣衰,然後中間有一個還見得下人的,卻容易多了。   阿Fi對這種綠葉角色毫無興趣,更加不想成為辦公室裡一眾八婆八公的開玩笑對象。所以每次站在紅綠燈前,她都會很警惕地查看一下旁邊有沒有靚女。如果下次你在中環看見一個閃縮而鬼祟的身影,那個很有可能就是阿Fi了。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

  阿Fi今年剛好三十歲,這個年紀是一些賤格作家口中的無人要中女,也是不少女性的青春心理關口,但阿Fi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老。   她會穿短褲,會梳瀏海,拍照會嘟嘴會整蠱做怪,她也很喜歡手作卡通公仔,出街會像個十八廿二的少女一樣背個背囊。她是個不折不扣大唔透的可愛女生,而也許正正是因為心境年輕,她整個人就像停留在十七歲那年一樣,永遠地期待著未來,永遠地享受著做一個未成年少女的無憂無慮。   看在同齡友人眼裡,她是個無聊的老女人:幾十歲人好心就唔好咁低B啦是她最常聽的說話。她也曾經質疑過到底自己是不是太任性太幼稚,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未來?畢竟這個年紀早熟一點的,兒子都生了幾好個,但她仍然每天下班就在CD鋪和租碟檔之間,像個好奇的中學生一樣流連,並且為自己一會那個準備要失眠的晚上搜羅一點娛樂。   她有認真考慮過做一個有女人味的女人或者一個賢妻良母,但僅僅三分鐘之後她就發覺這些目標就像中學的歷史課一樣令人呵欠連連。她對女人味一點好感也沒有,不知道為甚麼一說起這個字眼,她腦海裡就會浮現一個奄尖聲悶又姣屎凳篤的西女人。至於生仔,生又痛,湊又煩,完全是在折磨自己。而她,才不過是個三十而立年紀大一點的少女,外面還有一整個繽紛的世界等著她去探索。   人生苦短,何必要逼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呢?就像她從來不喜歡早睡早起十點上床一樣,這麼早睡,不是在浪費時間嗎?還不如用來看看電影。   一想到這裡,她就決定拿起那張寇比力克電影的影碟,走向櫃檯埋單。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4)

  阿Fi的工作需要很細心很有記性,比方說,她需要在影印機墨盒只剩下一又四份一筒的時候訂新的存貨,然後在第三個工作天的早上記得不要周圍走留在公司收貨――啊,當然了,也別忘記廁紙A4紙和Pantry裡的奶茶咖啡。   但有點不巧的是,阿Fi是一個不怎麼細心也不怎麼有記性的女人。   哎呀,大鍋了。   這一天不知道為甚麼,其實早上她就感覺怪怪的有點不祥的預感,直到那個大隻仔送貨員將總共二十箱的廁紙堆放在公司的玻璃門外時,阿Fi才知道今次大鍋了。   她看著那二十箱廁紙,記憶中她明明是訂了二十盒而已,哪來的二十箱?但在那個送貨大隻仔的熱切眼神和催促底下――快啲簽咗張收貨單啦唔該你,我仲有十幾層要送架――阿Fi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她一臉驚訝地看著經理,經理也一臉驚訝地看著阿Fi,彼此無話再講,卻心知肚明。   這二十廂廁紙能夠用多久沒有人說得準,但除非公司所有同事集體食物中毒然後開OT在公司上廁所,否則的話一時三刻總是用不完的。只是公司空位有限,也不能將廁紙放得周圍也是吧?阿Fi想過不如化整為零處處也藏一些,或者在公司門口招牌下砌一道廁紙牆,但這些建議統統因為太反智而沒有被採納,但它們終究還是要找個主人。   經理拍拍阿Fi的小膊頭,然後告訴她,從今天起,這些廁紙就跟定她了。於是從此以後,阿Fi就與這些廁紙生死相隨,紙在人在,紙亡人亡。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      

輕熟女(3)

  在繁忙的辦公室裡,阿Fi是一個不怎麼顯眼的小職員,但她也不是閑著的。   阿Fi在公司裡的銜頭是行政助理,也就是所謂的「鴨免」。她曾經質疑過,如果她叫行政助理的話,那麼她的上司是不是應該叫行政長官?那她豈不是與689為伍?她為自己這個又似爛gag又無聊的疑惑苦思了好一陣子,直到她發覺其實她是全公司裡除卻茶水姐姐以外,職位最低的一個,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是她的上司。   真是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   阿Fi每天的工作就是替全辦公室六十多人預訂機票船票車票酒店以及辦公室裡從擦膠到墨盒的一切文儀用具,你都咪話唔煩。   但這樣的工作也有好處,事關她可以以為同事book機票酒店安排行程為名,在辦公室裡毫無顧忌地在網絡上瘋狂瀏覽別人的旅遊blog和各地風景名勝的美照。   阿Fi雖然並不有錢,微薄而陰公的薪水也支撐不了她環遊世界的大計,但你知啦,有時有些東西,比方說旅行,去不到但看一下還是很爽的。而因著阿Fi在這方面的投入,以及她那顆永不熄滅的旅遊之心,她對於安排旅途的專業程度,早已直逼旅行社導遊。   有時見到某位同事去歐洲出差,哎呀哎呀,不得了,既然飛去法國,何不在順道去一下一海之隔的英國呢?要知道從巴黎去倫敦,坐歐洲之星的話才不過兩個多小時,而且你還可以即日來回,當然啦,倫敦咁多野買,留多幾日也是應該的。   就是這樣,阿Fi完美地將她的興趣融入工作之中,並為鴨免這份本該無聊的工作增值。而更爽的是,對於阿Fi無私的奉獻以及安排行程時的勞心勞力,她的同事不論大小上至Director下至新來的MT妹妹,每次出trip回來,總會帶給她世界各地的手信,並且私相授受地感謝她推介了那間旅館或者餐廳。       追蹤堂前燕其他文章:http://www.facebook.com/r1r.patp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