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th February, 2011
Edit

縱有不捨,也要 …

 

有些事情會令人刻骨銘心,甚至改變對人生的態度。從前是麻醉科和深切治療部醫生,已十年多了。 「急救」也是我們的工作,接到醫院傳呼,用九秒九一百公尺的速度,跑往病房,為病人進行心肺功能支持。若是呼吸困難及缺氧,便把氣喉放進氣管內(俗稱:插喉 Intubation) 。若情況有穩定下來,病人狀況有希望,便會趕快把病人送往加護病房處理,繼續搶救。 

每天碰到的,都是病重垂危的病人。救活了許多,也失去了不少。從二十週的早產嬰孩,到百歲老翁。身體健康,到體弱多病,千百個生命 … 在手中。最令我難為的,就是「拔氣喉」。把幫助維持呼吸,維持生命的重要工具拿掉。幸運的,代表病情好轉。不幸的,代表生命將近結束。那個醫生不想救活每位病人? 之前,跟在另一網站的朋友,討論為何要把病人的氣喉拿掉,要把病人的生命終結。有時,還要在家人覺得不適當,渴望有奇蹟出現的時候。

 

大家有沒有試過,少許東西掉進氣管的經驗,生理反應,當然是不停咳嗽,直至把東西咳出來,甚不舒服。可想過,比手指還粗的東西在氣管,會怎樣感覺?

心跳血壓在極不穩定的狀況下,要注射大量的強心藥,還要用嗎啡藥水和麻醉藥,減輕病人掙扎和痛苦。

在拔氣喉的決定前,要確認病人失去了生命跡象,沒有腦幹反射,腦幹死亡,才會作拔喉和停止機械呼吸的支持。

 

一次輕微的交通意外,被小巴輕輕一碰,身體沒有半點骨折,但卻由於頸骨前後搖晃,把脊髓神經破壞。四肢再不能活動,呼吸也困難,但大腦卻完全清醒。一位有為青年,要依賴儀器呼吸,兩年間不斷因肺炎進出醫院。

在我當值的晚上,他被推進了病房。他的家人朋友,全都是認識的。

… 是自己多年的好友。

努力了兩小時,一點起色也沒有。強心藥用盡了,腦幹也死了,胸骨已斷了,只靠一條氣喉維持呼吸。我想,是停止的時候了。這是我笫一次,為我的病人(朋友)流淚。多年的訓練,已認為不會這樣,但卻 … 當然要強忍,不可讓情緒影響判斷。

跟家人商討後,是時候把病人的痛苦了斷,怎樣不願意,也停止了呼吸支持。我想,回到天國的他,應該會更快樂吧。「淚」,是為了他終於可脫苦。

 

醫生的責任,是救活每位病人,讓病人健康快樂地生活。可是我們也不是神,沒法把不可改變的事實改變。

拔喉,是為了減輕痛苦,把悲傷停止 … 

作為家人,不要難過,也不應自責,這只是生命的過程。

大家要珍惜生命的分秒。曾經,在生命中,發光發亮。即使是短暫的人生,也不用有半點遺憾!

現在的我,雖然已離開了從前的崗位,但精神仍然不變,只是用另一種形式,繼續我的責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