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March, 2018
Edit

精靈和象龜

精靈和象龜
時光裏山高水長,有些人卻連相見都遙遙無期,我和落落便是如此。

落落是我高中時的同桌,她活潑而又安靜,這兩種矛盾的性格在她身上交替呈現,卻又讓人覺的理所當然。落落好像有種神奇的魅力,她能安靜如水,也能明媚如花。落落喜歡聽故事,而我擅長講故事,我和落落的認識便緣於此。高中本就是暗色調的天空,而沈靜的我被落落笑稱為死水裏的烏龜,每天重復著壹樣的行為和作息,簡直就是壹個18歲的糟老頭子。落落聽故事的時候很安靜,有壹段時間我壹直很詫異為什麽落落跟別人在壹起的時候活潑的像個精靈,而跟我在壹起卻安靜的像個八十歲老奶奶。這壹點直到落落離去我才明白,落落說:我壹直是孤獨的壹個人,就像平塔島最後壹只象龜,而喬治已經孤獨了幾百年死去,她不希望我之身壹人在死水裏遊弋,所以就勉為其難的把自己變成八十歲老奶奶,然後還撒嬌的跟我說妳要怎麽賠償我,聽的我起了壹身的雞皮疙瘩。

落落走時對我說,每壹個留不住的人,血液裏都藏著風,而我註定是隨風的精靈,不可能陪妳做壹只平塔島象龜。我看著她明媚的笑出了眼淚,不由的濕了眼眶。落落走的時候沒有跟別人說,她說其他人都有那麽多的朋友,我走了之後他們依然會過的很好,可妳只有我,我走了妳又變成了平塔島的喬治,她說妳這個糟老頭子壹定要找個八十歲的老奶奶陪著妳,不然我回來的時候說不定妳就跟喬治去了,我沈默的點頭,沒有跟她說其實妳就是我心中的八十歲老奶奶,落落就這樣走了,就跟她說的壹樣就像隨風的精靈。

可是落落,妳就這樣把平塔島象龜扔在這裏,喬治也沒找到他的八十歲老奶奶即使妳是隨風的精靈,也可以回來看看還在的平塔島象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