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h February, 2018
Edit

爸爸

她從來沒有想過,有壹天她會對著壹塊墓碑說:“好久不見,爸爸。”但是這壹天還是到來了,說完這句話,她已經硬咽了,想說的話都化作了淚水,無語凝噎。

杏上壹次見到爸爸是三年前,因為恨爸爸堅持和媽媽離婚,讓這個幸福的三口之家破碎了,所以她壹點兒也不想見到爸爸。即使爸爸多次聯系她,希望和她見面,她也都拒絕了。從爸爸離開家的那壹天,在杏的心裏,她只有媽媽,沒有爸爸了。後來,爸爸也放棄了,沒有再聯系她。血濃於水的父女倆,成了陌生人。

少了爸爸的家,有些冷清。雖然杏很想念爸爸,但是她無法原諒爸爸對媽媽的殘忍,也怕媽媽會難過,所以她在家裏對爸爸避而不談,甚至在陪媽媽看的電視劇裏有壹家三口的畫面時,杏都會轉臺,或者轉移媽媽的註意力。壹直到杏考上外省的大學,雖然她很少回家,但是經常給媽媽打電話,依舊對爸爸只字不提。

三年的時間裏,杏在大學談過了戀愛,也經歷過失戀,她突然能夠理解爸爸離婚時的堅決。與其勉強過下去,倒不如好聚好散,或許爸爸就是不想再和媽媽爭吵,影響到她這個女兒,才會毅然離婚吧。盡管如此,杏仍然無法諒解爸爸,還是抗拒和爸爸見面。

這壹天,媽媽突然打電話給杏,要她盡快回家。杏連忙追問出了什麽事,媽媽沈默了幾秒,說:“妳爸爸他……走了……妳回來看看他吧……”杏曾想過也許再過壹段時間,她就能原諒爸爸,可以坦然地和爸爸說話。可是在得知爸爸去世的那壹瞬間,她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原諒了爸爸,只是放不下面子,如今壹切都晚了。

當杏來到爸爸的墓前,她看著眼前的墓碑,伸手觸碰了壹下墓碑,石碑的冰涼讓她微微顫抖。她艱難地開口:“爸爸,好久不見……”說完這句話,她隱忍的淚水瞬間滑落,即使內心有很多話想說,卻無法通過聲音說出來。這壹刻,杏才真正意識到她失去了爸爸,再也不會接到爸爸的電話,再也見不到爸爸,再也不能挽著爸爸的手臂……

媽媽把壹個紅色的玉石吊墜交給杏,說:“這是妳爸爸臨終前交給我的‘三星合歲’吊墜,他本來想親手給妳,沒想到……”杏哭得更厲害了。如果她能早壹點原諒爸爸,早壹點去見爸爸就好了,為什麽要那麽固執呢?她硬咽到說不出話來,緊盯著墓碑上的照片,在心裏吶喊著對爸爸的想念和歉意。她想念爸爸對她從未改變過的關心,愧疚著讓爸爸傷心難過了這麽久,連爸爸的最後壹面都沒有見到,沒有資格當爸爸的女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