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h June, 2014
Edit

鄺俊宇 《脫鞋子》:「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件事,每幅畫面,甚至每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

《脫鞋子》鄺俊宇 

 

無止境的沉溺痛,每夜哭著睡,睡醒腫著眼,這樣子在痛楚中無限輪迴,傷患,怎會好?

有一天,妳察覺不能再這樣子,於是跟自己說: 「要重新振作了。」

於是,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一件事,每一幅畫面,甚至每一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看時間,聯想起這時他吃飯了沒有;看風景,聯想起曾與他走過某地;看文件,聯想起遭遇挫折跟他說的從前。

為什麼他明明不在了,卻散落在我四週?我已經很努力,想擺脫他給我的痛,怎麼總是逃不開?

還是,我以為自己一直在逃,但原來,一直捨不得放手的是我?

當妳察覺,自己一直留在原位,沒有離開過圓心,很好,起碼妳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先看看,為什麼妳的腳,一步也沒移動過?是雙腳都被固定在原處嗎?不用怕,試試動動雙腿,能動嗎?很好,再試試移動?不能了,原來鞋子與圓心緊緊連接了,那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但既然雙腿有知覺,那麼妳試試,從鞋子掙脫出來如何?好,先是右腳,慢慢來,再來左腳,好了,妳赤腳站在鞋子旁了。

現在,妳不就能走開了嗎? 「那麼,任鞋子留在原處嗎?」妳有點擔心:「和就這樣,赤腳就走?」

妳很擔心嗎?不用擔心,打從第一秒,妳沒有鞋子,都能學懂走路,赤腳,也可以走很遠的路。

至於鞋子,有些事,我們要學習帶不走的,留它在原處,是因為不放開某些痛,我們是不能向前進走。

妳明白了嗎?明白的話,試試走一步來看看?好,再來第二步。

就算緩慢得是一天一步,妳也得嘗試,時間,是治療痛的最好方法,妳失去了他,但妳有的,是時間。

一步,一步,慢慢前進,離圓心,自然會越來越遠。

女孩,起步了嗎?還在害怕,還捨不得嗎?妳試看看四周,有很多跟妳嚐一樣痛的人,也開始起步,形成了一幅壯觀的畫面。

加油,我們都在支持妳。

//「還要生活,別再三失眠,難為善良好友,憂心每天通宵的致電」

其他作品:

《輸入中…》

「為何妳會較他多看見對方的輸入中?是因為,妳會常闖入,也守著他的對話框」 https://www.facebook.com/18809502474/photos/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10152176607842475/?type=1&relevant_count=1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六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微博:「鄺俊宇」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