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th April, 2014
Edit

鄺俊宇《專心說愛你》:我們都應該學習,專心的喜歡一個人。

《專心說愛你》鄺俊宇

茹初見與好友同告失戀,兩人在海旁訴說心事,她忽然驚覺:「我們現在的處境好危險。」

好友不明白,她逐解說:「這段時間會有人喜歡我們,但我們根本不知道,」

「我們是真的喜歡呢,」

「還是想找個人喜歡,」

「還是我們希望有個人喜歡?」

事實上,三種是不同的感覺,卻是很容易混淆的想法,尤其,當妳被拋棄,只剩一個人的時候。

從前在右手邊溫暖的手臂,消失了;曾經每天都送來的短訊問候,失踪了;往日陪著妳通處遊走的男孩,不再回來了。

這感覺很可怕,像他明明在身旁,卻忽然寂靜,妳察覺這變化一回首,他就不見了,然後四周燈光頃刻熄滅,妳身處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一個人的感覺,不可怕;遭撇下的感覺,才可怕。

他曾讓妳感受最暖的光線,但他離去後,這些光線與溫度,都被帶走。

取而代之,是寂寞和失溫。

//「不捨得傷心,傷心怎將你抱起,不捨得開心,留來給你歡喜」

寂寞,是一種揪心的蔓延。

明明身處熱鬧,耳朵卻聽不進聲音,思緒漫無目的在回憶結上遊走,憶起往日的暖,再比較今天的冷,鼻子酸酸,淚水又不爭氣的掉下來。

前個他把溫度帶走,妳冷,自然想取暖,恰巧另一個他在身旁,在妳的心靈遭前度傷得支離破碎之際,他走近,替妳執拾地上的碎片。

他的出現,無疑紓緩了妳的痛,然後,妳會發現對著他,開始有亂撞的心跳。

妳腦海充斥問號:「我喜歡了他嗎?」再搖頭:「但我明明未忘記上一個他。」

到底,要忘記一個人後才開始戀愛,還是先開始戀愛來忘記一個人?

這世上,是否真的有忘記這回事?

明明有發生過,再遇見他的時候,難道真的可以就此擦身而過,妳甚至不會再瞄他一眼,因為妳忘記他了,連他的名字也忘記了,他甚至沒有在妳腦海存在過。

有可能嗎?別騙自己了。

//「也許相戀這條路,擠迫的懷抱,不夠讓我高攀進內才摔倒」

帶著舊痛,開始新戀情,本身並沒問題,畢竟要放底那個曾愛得徹骨的人,最有效的方法,是時間,或新戀情。

但要問清楚自己,妳是真正喜歡新的他,還是因寂寞而隨手抓著他?

如果,妳純粹因寂寞而愛他,那麼,妳不再寂寞了,是否也不再愛他了?

妳記得上一個他是如何傷害妳嗎?在妳痛得傷痕累累的時候,遇上新的他送妳暖,如果妳沒考慮清楚,只為逃避傷痛,甚至故意讓前個他生氣而開始。

那麼,妳跟前個他有什麼分別?

//「踏上分手這條路,才令我突然看到」

剛被撇下的時間,是危險期,這段夾雜痛與寂寞的時期,容易失去判斷力,失戀本來已經夠痛,如果還要因錯下決定而內疚,更痛。

茹初見跟好友說:「妳拉著我,我拉著妳。」如果妳見我下錯決定,記得阻止我;如果妳見我稍不清醒,請給我一記耳光。

危險期裡,我們都需要這樣的摰友,在旁守護,彼此的互相提醒,能避免錯找幸福,傷害了另一個人。

尤其,另一個他明明是好人,妳又怎捨得傷害他?

要感激那位新的他,及時扶持,讓妳沒那麼痛,正因如此,妳更不可以把他當作救生圈。

我們不是要找個人喜歡,也不是希望有個人喜歡。

每一段喜歡,都應該是真正的喜歡才對。

我們都應該學習,專心的喜歡一個人。

和,專心說愛你。

//「你的天空宇宙只夠我流淚,不可跳舞」

PS.不要讓自己,成為自己曾討厭的嘴臉,好好愛,也好好學習愛;謝霆鋒《非走不可》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四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