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th April, 2014
Edit

鄺俊宇《傳短訊》:「我先開口說掛念,卻總得不到你優先處理,那種被輕視,你輕輕帶過,我重重碰灰。」

 

《傳短訊》鄺俊宇

傳短訊給那個人,他往往都不會知,妳是怎樣的刪了又改,改了又刪,直到句子不囉唆,妳才敢按傳送鍵。

妳不想傳太密的訊息給他,唯有把營養都集中在一個短訊,起承轉合,初段問他好;中段聊思念;以關心他的問題作結

不說,還以為是作文考試,的確,每次傳訊息給他,都有點像面臨考試的忐忑。

可是,他往往都未必很快回覆。

妳納悶,明明已用問號作結,怎說他也應該要覆覆吧?再看看他的上線時間,上線了,會失落;還未上線,心又可能胡思亂想:「他會否在通知欄看到了,刻意忍住不開whatsapp?」

然後,又陷入忐忑中,很想再傳他一個短訊,很想立即就給他一個電話,但妳強忍,不容自己這樣做。

我不想,好像只有我單方面在煩擾你。

難道不可由你傳短訊來,然後我刻意不回覆,讓你忐忑過夠嗎?

你根本不懂,我先開口說掛念,卻總得不到你優先處理,那種被輕視,你輕輕帶過,我重重碰灰。

慢慢,妳傳短訊給他的次數漸少,不是妳不掛念他,而是為了捍衛那僅餘的自尊心,妳裝冷漠,告訴他:「你可以這麼不重視我,我也可以一樣這麼的輕視你。」

結果,管用嗎?隨著妳傳他訊息的次數漸少,他比妳還少;妳相隔很久才回應他,他比妳還久才回應妳。

妳模仿他的冷來待他,他不會感受到妳的痛,痛的,只會是妳自己。

所以,還是學習不要太在乎了。

對,不在乎是很困難的,尤其當妳曾確確實實,感受過他可以有多在乎妳。

可是,當妳能不再在乎他有多在乎妳,妳才可以真正的在乎妳自己。

為這種患得患失而忐忑,很自虐,還要沒有人懂妳這種失落。

既是如此,學習不在乎,學習不自虐,是愛自己的一種學習。

加油。

面對同樣冷待的,世上不只妳一人。

來,學習疼自己多一點。

PS.近來樹洞收到的信,都是帶點破碎的心情,盼大家比心機,戰勝近來如天氣般的陰霾,也戰勝曾幼嫩的自己。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四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