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th January, 2014
Edit

鄺俊宇《慢愛》:「當彼此開始疏於分享,懶於分擔,那兩人的距離,自然越來越遠。」

《慢愛》鄺俊宇

 

我想,我真的很愛你。

你知道嗎?我每做一件事,每嚐一種味道,每看到某幅風景,我第一個,便想起你。

那是一種很自然的想法,我總覺得,你,是另外的一個我,所以,我事無大小,都想跟你說。

我跟你分享所有的原因,是因為我希望,一雙眼球,兩個人的視線。

你不在現場,但懂得我感受;我不在你旁,但明白你想法。

 

「不捨得傷心,傷心怎將你抱起,不捨得開心,留來給你歡喜」

 

你或會開始嫌我煩,但,我的煩從何而來?或許從你的冷淡對比出來吧?

從前,我倆事無大小的向對方說;後來,你越說越少,我越說越多;近來,你對我的近況提不起興趣,我問你,你通常也是回「都係咁」。

分享,與分擔,從來是戀人間重要的學問。

分享,是因為你最懂我;分擔,是因為我信任你。

可是,當彼此開始疏於分享,懶於分擔,那兩人的距離,自然越來越遠。

這代表,我習慣不首先跟你說,你習慣不首先想起我。

也代表,你已經不那麼喜歡我。

嗯,我也是。

 

「以為斜陽定會升起,會令奇蹟感染你,差點為什麼呼吸都忘記,也不捨棄」

 

我想,曾懂我的你會明白,我不想,我們會落得如此的局面。

但,抱歉,我越看見現在冷漠如霜的你,我越懷念那個懂我如最初的他。

其實,我們在等什麼呢?

就這樣,等待愛情的斷氣?

而我們卻不作任何的挽救,眼白白看著這份甜漸變苦澀。

 

「也許相戀這條路,擠迫的懷抱,不夠讓我高攀進內才摔倒」

 

或許,我和你,都真的太累了。

累得,明知道鬆手會令對方跌落懸崖,但,手已無法再捉緊了。

不如,我們就這樣完結吧。

然後,讓兩夥累透了的心,死掉,再重生。

我沒有怪你,畢竟,我曾如此的深愛過你,或許,我們注定能熱戀,卻不能慢愛,只有剎那的甜蜜,沒有長久的幸福。

希望你也不會太恨我,儘管,我們很難再回到最初,但,我會好好記住最初的我倆。

時間夠了,我,也要走了。

謝謝你,曾經是另一個我的你。

 

「踏上分手這條路,才令我突然看到,你的天空宇宙只夠我流淚,不可跳舞」

 

>女性潮流雜誌《CosmoGirl!》,2014,鄺俊宇的新專欄《LINGERING LAMENT》,回憶像香氣,久經不散。

>感謝《100毛》的邀請,鄺俊宇首個雜誌專欄《愛情少說》,逢星期四,與你細說愛情。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