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November, 2013
Edit

鄺俊宇《路口》:「你不愛我,我再多說愛你,又有何用?」

 

《路口》鄺俊宇

 

可以做的,我全都做過了。

但,你還是要走。

從前,聽見我哭聲,你會心軟;看見我淚流,你會用指尖替我擦。

但,我這刻的眼淚,好像已不能再觸動你。

我哭著,求你不要走,你一臉冷漠,我哭到身體也在抖,但,只換來你語帶厭棄的一句:

「妳不要這樣子,好不好?」

我不要這樣子?對呀,我也不想這樣,我曾以為,渡過了十八歲生日的我,眼淚不會再輕易掉下來。

可是,怎麼我現在哭得像個小孩?

不,應該更慘,童年時跌得最痛的那次,都不及你贈我的痛;整個童年的淚總和,也不及我為你哭數天。

可是,你不再因我為你哭而心痛,你只是覺得,我的淚水,是你的負擔,沒辦法,你視我為負累,那麼,我做什麼,都在生你厭。

「你不喜歡我什麼?我改,我通通都願改。」我哽咽,吐出這一句。

你告訴我好嗎?我怎樣做,你才不會走?

你苦澀的把線線移開,像不敢正視我:「問題根本不在這裡。」

「那問題在那裡?」女孩激動:「你告訴我好嗎?」

「問題是,」男孩回話:「我已經不再愛你了。」

一句話,把女孩推進深淵,什麼問題,都有解決方法,唯獨「你不愛我」,本身就是答案。

「明明綠燈,轉眼變成紅燈,假使相當勇敢,怎可挽回自身」

你受不了對峙的氣氛,於是找了個藉口說再見:「我們冷靜一下,過兩天再聯絡。」

再聯絡嗎?別騙我了,這句「再見」之後,你便不想再見我了,你恨不得我立即就消失,別再煩你,別再不停的纏繞你,別再一次又一次加重你的內疚感。

說到底,你不愛我,我再多說愛你,又有何用?

沒料錯,你不再接我的電話,無視我的whatsapp,我有點慌亂了,你越不回我,我越要找你;你越不覆我,我越找得你瘋。

「撥出電話」的紀錄,全是你的電話號碼,但全部都是紅色;和你whatsapp的訊息版,被訊息雲填滿了,但全部都是綠色。

這紅色,跟這綠色,就像我跟你之間的紅綠燈,只是,紅燈,我不准前行;綠燈,是車繼續走,我根本不能橫過這馬路,就像,你根本不再讓我走近你。

「若要衝,損傷怎可以不留痕,來又去,要找的際遇未接近」

苦纏他十數天,女孩,開始倦了。

電話沒那麼多,whatsapp沒那麼密,始終,單向的找一個人,而對方不再回覆妳,這根本不是在找你,是在找煩惱。

直到有一個清早,妳睡醒,張開眼睛,第一件浮現在腦海的人,不再是這男孩,這是個好消息,因為,妳開始懂走開了。

妳沒有強行橫過馬路,而是沿行人路往前走,直到下一個街口,找到下一個過路處,妳能安全的到達彼岸,走近屬於妳的幸福。

只要妳願意起步走,總會找到下一個過路處,妳又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強衝他設下的障礙?

妳還站在原地嗎?

給自己一個機會,好嗎?

說不定,妳的幸福,就在下一個路口。

「逐秒等,心急總加倍的難行,難道我,要必先壯烈地犧牲,去換吻」

 

近來喜歡在instagram胡亂拍照,偶爾寫短句,這是更真實的鄺俊宇。

我的instagram:「kwongchunyu」

 

我的微博:「鄺俊宇」

為一位身在內地工作的讀者而開,如果有一天,內地能自由瀏覽facebook,就好了。

 

其他作品:

《找天使》

 

鄺俊宇:「這是一個男孩愛上白衣天使的真人真事,盼這篇文章,能找出女孩,出席男孩的喪禮。」

《找天使》鄺俊宇 他,二十多歲,人生中最精彩的時期,理應通處走和玩,尋找自己的夢想,可是,他卻要留在冰冷的病房,與癌魔搏鬥。 雖然藥好苦,治療好痛,但他沒有放棄,還哄朋友說笑:「我才不會那麼快便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很多事…

Posted by 鄺俊宇 Roy Kwong on 2013年11月1日

 

《水花》

「我深切的愛過你,但,你已記不起我是誰。」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722791667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theater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