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th September, 2013
Edit

《等你》:「對,我記起了,你早就不在我的身邊了。」

《等你》鄺俊宇

 

曾以為,我會一直為你等下去。

失去你,我像突然遇上海難。

墮進海中,幾經掙扎,好不容易才能浮上水面吸一口氣,在船上的你,仍然在我的視線裡,拾回性命的我,開始向著你的方向游,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我根本沒有游近你。

我每向你游一分,你便離我多一吋,我拼命游,只能勉強保持你仍在我的視線範圍而已。

怎麼你,看見我在遇溺,卻不為所動?

我心好痛,痛,不是你不來救我,痛,是你可以如此忍心。

「又來到這個港口,沒有原因的拘留,我的心乘著斑剝的輕舟,尋找失落的沙洲」

自問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卻能對他有無窮的耐性。

妳願意去等,但介意沒盡頭的等,他可知道,在妳等他的時候,吸一口氣也重,這段漫長等待的時光並不好受,他成為了壓在妳心頭的一塊石,妳想避開掛念他,可是,心一靜,又想起他了。

可悲的是,他永遠不知道妳等他的時候有多苦。

他甚至沒有要求過妳為他等,好像在說,妳等他,是妳自找的煩惱。

那我是不是很傻?等一個沒有約定我的人,那麼,我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來自討苦吃?

我應該要拂袖而去,但,怎麼我仍然停留在原位?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回頭才發現你不在,留下我迂迴的徘徊」

不敢再去往日只和他去的地方,可是,根本避不過,跟他的回憶,根本就散落在四周。這些感覺,形成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氣泡,漂浮在這個城市的每一處。

這些氣泡,透明的,稍不留神,便踏進去了,然後,我又呆站在原地,憶起我曾在這裡和你牽手,和你親近,和你甜蜜,你,就像忽然又在我身邊。

直到身旁的朋友喚我的名字,氣泡被刺破,我才回過神來,再看看四周,你,根本不在。

對,我記起了,你早就不在我的身邊了。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疲憊的身影不是我,不是你想看見的我」

其實,我不期待你會回來了。

放開你是解脫的道理,我清楚;朋友勸我離開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我還是未能接受,或,我根本不敢面對你已經離開了我的現實。

我,越漂越遠,在海中心,逐漸遠離我的你,已經成為我視線裡的一個小黑點。

只要,我不再向你的方向踢水,你,就會消失於我眼前了。

曾以為,我會一直為你等下去。

是真的,我曾經以為我會用一輩子去等你。

但,我決定了。

我不再等你了。

決定等你,讓我嚐到徹心的苦;決定不等你,令我哭出瀕傷的哭。

請體諒我,我是無可奈何的下決定,我的將來,並不是你,在等你的歲月裡,我頓悟了。

從今起,你不再怕我等你,你,儘管去找屬於你的將來。

親愛的,我不再等你了。

但,在回憶中,我仍然在愛著你。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還有誰能來教我愛」

 

PS. 徐佳瑩《失落沙洲》,好動人的聲音,適合在夜裡一個人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