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鄺俊宇《群組內》:「大家都很努力,讓這個group每天都熱鬧。」

《群組內》鄺俊宇 Group裡有不同的好友,也有著不同的個性。 有新聞報導員,有突發新聞,他總能立即在Group報導,其至較新聞APP更快。 有表情符號特派員,常派各表情符號作回應,負面的藍面,正面的笑臉。 有話題終結者,大家明明在熱烈討論,他一句,整個Group頓時靜了,沒人接。 別那麼衰好嗎?幸好總有善良的朋友,雖可能隔一陣子,但他也會替終結者接一接,以消尷尬,但拜託終結者不要再接,不然,又終結了。 這些溝通蠻有趣,同樣是屏幕的文字,但漸有著不同的性格,你一見,就算看不見名字,也猜到大概是誰說。 最重要,大家都很努力,讓這個group每天都熱鬧,每天都有新話題,每天都有新留言,為什麼?因為這樣子,能保持彼此間的友誼溫度。 有時候,別怪某位朋友說無聊事,他無聊一下,你的group又響一下,於是在忙碌的你,才又想一下原來你有這班好朋友。 這個group,常徘徊在你whatsapp的頭數格,就像這班好友,常駐在你心裡好朋友的頭數名。 嗯,是時候又想想在group裡寫什麼好,例如轉貼這篇文? >謝謝你,《有一種幸福叫忘記》出版個多月,加印至第六版,登上誠品暢銷榜第一位,讓忘記成為幸福,暖透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 《脫鞋子》:「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件事,每幅畫面,甚至每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

《脫鞋子》鄺俊宇    無止境的沉溺痛,每夜哭著睡,睡醒腫著眼,這樣子在痛楚中無限輪迴,傷患,怎會好? 有一天,妳察覺不能再這樣子,於是跟自己說: 「要重新振作了。」 於是,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一件事,每一幅畫面,甚至每一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看時間,聯想起這時他吃飯了沒有;看風景,聯想起曾與他走過某地;看文件,聯想起遭遇挫折跟他說的從前。 為什麼他明明不在了,卻散落在我四週?我已經很努力,想擺脫他給我的痛,怎麼總是逃不開? 還是,我以為自己一直在逃,但原來,一直捨不得放手的是我? 當妳察覺,自己一直留在原位,沒有離開過圓心,很好,起碼妳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先看看,為什麼妳的腳,一步也沒移動過?是雙腳都被固定在原處嗎?不用怕,試試動動雙腿,能動嗎?很好,再試試移動?不能了,原來鞋子與圓心緊緊連接了,那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但既然雙腿有知覺,那麼妳試試,從鞋子掙脫出來如何?好,先是右腳,慢慢來,再來左腳,好了,妳赤腳站在鞋子旁了。 現在,妳不就能走開了嗎? 「那麼,任鞋子留在原處嗎?」妳有點擔心:「和就這樣,赤腳就走?」 妳很擔心嗎?不用擔心,打從第一秒,妳沒有鞋子,都能學懂走路,赤腳,也可以走很遠的路。 至於鞋子,有些事,我們要學習帶不走的,留它在原處,是因為不放開某些痛,我們是不能向前進走。 妳明白了嗎?明白的話,試試走一步來看看?好,再來第二步。 就算緩慢得是一天一步,妳也得嘗試,時間,是治療痛的最好方法,妳失去了他,但妳有的,是時間。 一步,一步,慢慢前進,離圓心,自然會越來越遠。 女孩,起步了嗎?還在害怕,還捨不得嗎?妳試看看四周,有很多跟妳嚐一樣痛的人,也開始起步,形成了一幅壯觀的畫面。 加油,我們都在支持妳。 //「還要生活,別再三失眠,難為善良好友,憂心每天通宵的致電」 其他作品: 《輸入中…》 「為何妳會較他多看見對方的輸入中?是因為,妳會常闖入,也守著他的對話框」 https://www.facebook.com/18809502474/photos/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10152176607842475/?type=1&relevant_count=1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六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微博:「鄺俊宇」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有妳真好》:「有一個人,在你近崩潰之際,會借肩讓你靠,會陪你一齊哭,會陪你坐天光。」

《有妳真好》鄺俊宇 有一個人,在你近崩潰之際,會借肩讓你靠,會陪你一齊哭,會陪你坐天光,然後兩個人,一對一樣的熊貓眼。 明明是妳失戀,怎麼她會陪妳流淚?不知道,或許是妳上輩子幹了什麼好事,所以今輩子,會有一個疼妳如疼自己的知己。 她疼妳,也懂妳,懂那個他對妳有多重要;看穿妳笑著說沒事,其實想哭;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出現,跟妳說:「哭出來吧,會舒服點。」 然後,根本不用講,眼淚已代替回答,我撐了多久呢?記不起了。 我只知道,眼淚要找對人來哭,才有價值。 妳哭,有她在旁,也算是一種輕幸福,起碼有她在,讓妳知道,妳不是一個人。 「都不明白那個他有什麼好,」她替妳不值:「妳不值得為他傷心呢。」 對呀,我不明白,就如我不明白,為何妳會為那個他而傷心,但當到妳向我訴苦的時候,我會像妳一樣守護在妳旁,陪妳一起不明白因何而痛。 暫未想得通,痛從何處來,不要緊,就這樣我陪著妳,妳陪著我,慢慢就好像沒那麼痛。 我倆的確有點相似,同病時相憐,同甘時共嚐,也因如此,我倆才能當一對如此懂對方的好朋友。  到某一天,她傳來一個表情符號,妳看後,沒說什麼,只回一句: 「妳在哪?」 這一次,到我來陪妳了,請收起一些眼淚,不是不準妳哭,而是請見到我,才哭。 讓眼淚變得有價值,讓妳傷心時不感到寂寞。 「有妳真好。」 //「I’m thinking of you,我有你真好,你能讓煩惱變得渺小」 PS.范瑋琪+楊丞琳的《有你真好》。 「很喜歡這系列的文章,可以延續久一點嗎?」讀者問。 「嗯,我試試吧,」我笑笑:「用來抗衡《西遊記》吧:)」 其他作品: 《最佳的祝福》 「你呀,要幸福呀,知道嗎?」 https://www.facebook.com/18809502474/photos/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10152092133432475/?type=1&relevant_count=1 《愛我請及時》 「親愛的,別讓我等太久,再等,我怕,我撐不下去了。」 「愛我,請及時。」 https://www.facebook.com/18809502474/photos/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10152058690022475/?type=1&relevant_count=1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四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專心說愛你》:我們都應該學習,專心的喜歡一個人。

《專心說愛你》鄺俊宇 茹初見與好友同告失戀,兩人在海旁訴說心事,她忽然驚覺:「我們現在的處境好危險。」 好友不明白,她逐解說:「這段時間會有人喜歡我們,但我們根本不知道,」 「我們是真的喜歡呢,」 「還是想找個人喜歡,」 「還是我們希望有個人喜歡?」 事實上,三種是不同的感覺,卻是很容易混淆的想法,尤其,當妳被拋棄,只剩一個人的時候。 從前在右手邊溫暖的手臂,消失了;曾經每天都送來的短訊問候,失踪了;往日陪著妳通處遊走的男孩,不再回來了。 這感覺很可怕,像他明明在身旁,卻忽然寂靜,妳察覺這變化一回首,他就不見了,然後四周燈光頃刻熄滅,妳身處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一個人的感覺,不可怕;遭撇下的感覺,才可怕。 他曾讓妳感受最暖的光線,但他離去後,這些光線與溫度,都被帶走。 取而代之,是寂寞和失溫。 //「不捨得傷心,傷心怎將你抱起,不捨得開心,留來給你歡喜」 寂寞,是一種揪心的蔓延。 明明身處熱鬧,耳朵卻聽不進聲音,思緒漫無目的在回憶結上遊走,憶起往日的暖,再比較今天的冷,鼻子酸酸,淚水又不爭氣的掉下來。 前個他把溫度帶走,妳冷,自然想取暖,恰巧另一個他在身旁,在妳的心靈遭前度傷得支離破碎之際,他走近,替妳執拾地上的碎片。 他的出現,無疑紓緩了妳的痛,然後,妳會發現對著他,開始有亂撞的心跳。 妳腦海充斥問號:「我喜歡了他嗎?」再搖頭:「但我明明未忘記上一個他。」 到底,要忘記一個人後才開始戀愛,還是先開始戀愛來忘記一個人? 這世上,是否真的有忘記這回事? 明明有發生過,再遇見他的時候,難道真的可以就此擦身而過,妳甚至不會再瞄他一眼,因為妳忘記他了,連他的名字也忘記了,他甚至沒有在妳腦海存在過。 有可能嗎?別騙自己了。 //「也許相戀這條路,擠迫的懷抱,不夠讓我高攀進內才摔倒」 帶著舊痛,開始新戀情,本身並沒問題,畢竟要放底那個曾愛得徹骨的人,最有效的方法,是時間,或新戀情。 但要問清楚自己,妳是真正喜歡新的他,還是因寂寞而隨手抓著他? 如果,妳純粹因寂寞而愛他,那麼,妳不再寂寞了,是否也不再愛他了? 妳記得上一個他是如何傷害妳嗎?在妳痛得傷痕累累的時候,遇上新的他送妳暖,如果妳沒考慮清楚,只為逃避傷痛,甚至故意讓前個他生氣而開始。 那麼,妳跟前個他有什麼分別? //「踏上分手這條路,才令我突然看到」 剛被撇下的時間,是危險期,這段夾雜痛與寂寞的時期,容易失去判斷力,失戀本來已經夠痛,如果還要因錯下決定而內疚,更痛。 茹初見跟好友說:「妳拉著我,我拉著妳。」如果妳見我下錯決定,記得阻止我;如果妳見我稍不清醒,請給我一記耳光。 危險期裡,我們都需要這樣的摰友,在旁守護,彼此的互相提醒,能避免錯找幸福,傷害了另一個人。 尤其,另一個他明明是好人,妳又怎捨得傷害他? 要感激那位新的他,及時扶持,讓妳沒那麼痛,正因如此,妳更不可以把他當作救生圈。 我們不是要找個人喜歡,也不是希望有個人喜歡。 每一段喜歡,都應該是真正的喜歡才對。 我們都應該學習,專心的喜歡一個人。 和,專心說愛你。 //「你的天空宇宙只夠我流淚,不可跳舞」 PS.不要讓自己,成為自己曾討厭的嘴臉,好好愛,也好好學習愛;謝霆鋒《非走不可》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四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傳短訊》:「我先開口說掛念,卻總得不到你優先處理,那種被輕視,你輕輕帶過,我重重碰灰。」

  《傳短訊》鄺俊宇 傳短訊給那個人,他往往都不會知,妳是怎樣的刪了又改,改了又刪,直到句子不囉唆,妳才敢按傳送鍵。 妳不想傳太密的訊息給他,唯有把營養都集中在一個短訊,起承轉合,初段問他好;中段聊思念;以關心他的問題作結。 不說,還以為是作文考試,的確,每次傳訊息給他,都有點像面臨考試的忐忑。 可是,他往往都未必很快回覆。 妳納悶,明明已用問號作結,怎說他也應該要覆覆吧?再看看他的上線時間,上線了,會失落;還未上線,心又可能胡思亂想:「他會否在通知欄看到了,刻意忍住不開whatsapp?」 然後,又陷入忐忑中,很想再傳他一個短訊,很想立即就給他一個電話,但妳強忍,不容自己這樣做。 我不想,好像只有我單方面在煩擾你。 難道不可由你傳短訊來,然後我刻意不回覆,讓你忐忑過夠嗎? 你根本不懂,我先開口說掛念,卻總得不到你優先處理,那種被輕視,你輕輕帶過,我重重碰灰。 慢慢,妳傳短訊給他的次數漸少,不是妳不掛念他,而是為了捍衛那僅餘的自尊心,妳裝冷漠,告訴他:「你可以這麼不重視我,我也可以一樣這麼的輕視你。」 結果,管用嗎?隨著妳傳他訊息的次數漸少,他比妳還少;妳相隔很久才回應他,他比妳還久才回應妳。 妳模仿他的冷來待他,他不會感受到妳的痛,痛的,只會是妳自己。 所以,還是學習不要太在乎了。 對,不在乎是很困難的,尤其當妳曾確確實實,感受過他可以有多在乎妳。 可是,當妳能不再在乎他有多在乎妳,妳才可以真正的在乎妳自己。 為這種患得患失而忐忑,很自虐,還要沒有人懂妳這種失落。 既是如此,學習不在乎,學習不自虐,是愛自己的一種學習。 加油。 面對同樣冷待的,世上不只妳一人。 來,學習疼自己多一點。 PS.近來樹洞收到的信,都是帶點破碎的心情,盼大家比心機,戰勝近來如天氣般的陰霾,也戰勝曾幼嫩的自己。 >感激你,書店暢銷榜第一名的《愛你,若只如初見》,第四版,已登陸全港書店,讓初見那份熱,繼續感動全城。 ig:「kwongchunyu」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路口》:「你不愛我,我再多說愛你,又有何用?」

  《路口》鄺俊宇   可以做的,我全都做過了。 但,你還是要走。 從前,聽見我哭聲,你會心軟;看見我淚流,你會用指尖替我擦。 但,我這刻的眼淚,好像已不能再觸動你。 我哭著,求你不要走,你一臉冷漠,我哭到身體也在抖,但,只換來你語帶厭棄的一句: 「妳不要這樣子,好不好?」 我不要這樣子?對呀,我也不想這樣,我曾以為,渡過了十八歲生日的我,眼淚不會再輕易掉下來。 可是,怎麼我現在哭得像個小孩? 不,應該更慘,童年時跌得最痛的那次,都不及你贈我的痛;整個童年的淚總和,也不及我為你哭數天。 可是,你不再因我為你哭而心痛,你只是覺得,我的淚水,是你的負擔,沒辦法,你視我為負累,那麼,我做什麼,都在生你厭。 「你不喜歡我什麼?我改,我通通都願改。」我哽咽,吐出這一句。 你告訴我好嗎?我怎樣做,你才不會走? 你苦澀的把線線移開,像不敢正視我:「問題根本不在這裡。」 「那問題在那裡?」女孩激動:「你告訴我好嗎?」 「問題是,」男孩回話:「我已經不再愛你了。」 一句話,把女孩推進深淵,什麼問題,都有解決方法,唯獨「你不愛我」,本身就是答案。 「明明綠燈,轉眼變成紅燈,假使相當勇敢,怎可挽回自身」 你受不了對峙的氣氛,於是找了個藉口說再見:「我們冷靜一下,過兩天再聯絡。」 再聯絡嗎?別騙我了,這句「再見」之後,你便不想再見我了,你恨不得我立即就消失,別再煩你,別再不停的纏繞你,別再一次又一次加重你的內疚感。 說到底,你不愛我,我再多說愛你,又有何用? 沒料錯,你不再接我的電話,無視我的whatsapp,我有點慌亂了,你越不回我,我越要找你;你越不覆我,我越找得你瘋。 「撥出電話」的紀錄,全是你的電話號碼,但全部都是紅色;和你whatsapp的訊息版,被訊息雲填滿了,但全部都是綠色。 這紅色,跟這綠色,就像我跟你之間的紅綠燈,只是,紅燈,我不准前行;綠燈,是車繼續走,我根本不能橫過這馬路,就像,你根本不再讓我走近你。 「若要衝,損傷怎可以不留痕,來又去,要找的際遇未接近」 苦纏他十數天,女孩,開始倦了。 電話沒那麼多,whatsapp沒那麼密,始終,單向的找一個人,而對方不再回覆妳,這根本不是在找你,是在找煩惱。 直到有一個清早,妳睡醒,張開眼睛,第一件浮現在腦海的人,不再是這男孩,這是個好消息,因為,妳開始懂走開了。 妳沒有強行橫過馬路,而是沿行人路往前走,直到下一個街口,找到下一個過路處,妳能安全的到達彼岸,走近屬於妳的幸福。 只要妳願意起步走,總會找到下一個過路處,妳又何必冒著生命危險,強衝他設下的障礙? 妳還站在原地嗎? 給自己一個機會,好嗎? 說不定,妳的幸福,就在下一個路口。 「逐秒等,心急總加倍的難行,難道我,要必先壯烈地犧牲,去換吻」   近來喜歡在instagram胡亂拍照,偶爾寫短句,這是更真實的鄺俊宇。 我的instagram:「kwongchunyu」   我的微博:「鄺俊宇」 為一位身在內地工作的讀者而開,如果有一天,內地能自由瀏覽facebook,就好了。   其他作品: 《找天使》   鄺俊宇:「這是一個男孩愛上白衣天使的真人真事,盼這篇文章,能找出女孩,出席男孩的喪禮。」 《找天使》鄺俊宇 他,二十多歲,人生中最精彩的時期,理應通處走和玩,尋找自己的夢想,可是,他卻要留在冰冷的病房,與癌魔搏鬥。 雖然藥好苦,治療好痛,但他沒有放棄,還哄朋友說笑:「我才不會那麼快便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很多事… 由鄺俊宇 Roy Kwong 发布于 2013年11月1日   《水花》 「我深切的愛過你,但,你已記不起我是誰。」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722791667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theater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

鄺俊宇《差半步》:「你,曾經守護過某個人嗎?」

《差半步》鄺俊宇 《單戀雙城》裡,式適質問恭梓,為何把功勞讓給展博,來制造她跟展博重新開始的機會,恭梓想迴避,但迴避不了。 「式適,妳不要想偏了,」恭梓替她下結論:「我知道你還放不下他。」 「你知道?」式適失笑:「我連自己正在想什麼也不知道!」 「你幫我挑就一定合適了?」她激動:「你有沒有問過我呀?」 「好,就當我什麼也不知道,但我肯定,他對妳是真心的。」恭梓回話時,心在痛:  「妳跟他一起,會幸福的。」恭梓忍住淚光: 「我只是想妳快樂。」 「好。」式適頓了一頓,氣極的賭氣:「我一定會幸福,我一定會快樂。」 拋下這一句怨言,她拂袖離開,剩下恭梓失落了的背影。 他懷著這份痛,和閃著式適怨恨他的眼神,雙手放在琴鍵上,帶著淚,把傷痛,化作了音符,也成為了恭梓事隔三年,重新創作的歌曲。 //「還差半步,我要孤身走進荒蕪,才偶遇你,停在彩色的峽谷」 恭梓把demo交給以蕎,她聽後,剎是感動:「這首歌的曲和詞,你都寫得很動人。」 「其實這首歌不是純粹創作,」恭梓的話語,有一種淡然的哀傷:「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曾經受過很大的傷痛,令我失去了創作靈感。」 「但料不到,現在令我再創作的,」恭梓痛著說: 「竟然是另一份傷痛。」 說得對,傷痛,的確是創作的動力,尤其,自己曾經歷痛,才明白在傷痛的人有多痛。 //「像風吹起,叫我哭泣使我感動,令我又再放鬆,再度期待抱擁」 在碼頭,展博向式適求婚,在她猶豫之際,旁邊的收音機,忽然傳來一首,她不斷想逃避,最終還是聽進她心裡的一首歌。 是恭梓,為傷痛而寫的歌,這份傷痛,正是妳。 每段音符,每個歌詞,都敲進式適的心扉。 歌曲,就如回憶的錄影帶,它記載音符,也承載回憶。就在你不為意間,它替你某些畫面留下了記錄,一遇上音符,回憶,一擁而瀉。 式適回想起,很多很多跟恭梓的甜蜜片段,她知道,她騙不了自己。 「對不起。」她哽咽,回絕了展博的求婚。 帶淚離開,是因為,她知道,有一個人,一直默默在旁守護她,從不問回報,從不計付出。 他,只是想她快樂。 //「一點哄動,劃破黑色的晚空,讓我安心去目送,遺憾中每段起伏」 你,曾經守護過某個人嗎? 那種默默的付出,那種不敢教自己有期望,那種把愛收藏在心最深處,那種滋味,你怎會不明白? 但,你從沒有抱怨一句。 或,沒資格抱怨吧?但儘管如此,我仍然願意守在你附近,替你遮風擋雨,直至,你遇見真正的幸福,我便會靜悄悄的退開。 「我,只是想妳快樂。」 //「在新一天,愛上今天的美好,共你應該會做到,求能讓愛好好繼續」 PS. 一位女孩,她很喜歡音樂,也喜歡作曲,就在某一個夜,她懷著一份哀愁,來到鋼琴面前,指尖放在琴鍵上,敲下第一個音符。 她很想用音符,描述一份守護愛情的感覺,無論那個人,是否喜歡自己,但,我還是會一直為你守護下去。 然後,她敲下第一個音,到第二個音,然後,慢慢把這首歌彈奏出來。 這首歌,把女孩最傷痛的點滴都儲起。 後來,這首歌,有幸成為了劇集的插曲,劇中的男主角,以動人的演繹,賦予它靈魂,除了觸動劇中的角色,還觸動了不少電視前的觀眾。 這首歌,叫《差半步》。 因這首歌,令樹洞與這位作曲人認識了,既然,妳用音符,牽動了我們的心跳;那麼,我以文字,回應這份難得的感動。 如果覺得《差半步》是首不錯的作品,請給個like,支持這位初次發表作品的女孩:) 《差半步》Youtube: http://youtu.be/y_gILYHga6o ig:「kwongchunyu」 >鄺俊宇,第一本愛情散文作品《愛你,若只如初見》,感謝你陪男孩,一同創下「首日出版,數小時斷市」的出版社紀錄,第二版,火速加印,延續初見時光。 fb:《鄺俊宇 Roy Kwong》

鄺俊宇《六百天》:「圍繞身邊已六百天,你喜歡過我六十秒嗎?」

    《六百天》鄺俊宇     一位女孩,分享了一個六百天的故事。   某一年,十二月的第一天,女孩遇上了他,也一瞬間愛上了他,男孩當然不知道,而女孩,也偷偷營造與他之間的緣份。   女孩刻意乘坐他上班的班次,希望能裝不經意的偶遇他,機會很微,但女孩保持這個習慣,試了多遍也遇不上,女孩有點氣餒之時,命運又刻意安排他們遇上。   「真巧呢,妳在附近上班嗎?」男孩笑。   「哦,也算是吧,剛好經過附近。」女孩裝作平淡。   因這個偶遇,他們交換了電話,後來,男孩開始約會她,她高興得像個小孩般手舞足蹈,然後,她和他也漸漸走近。   與朋友有約,如果男孩約她,她會立即推掉其他人;他約會遲到了,女孩會說自己也遲到,但明明自己早到半小時;那天工作很累,但約會時會裝很精神,多累也說不累。   偷偷量度他鞋子的尺寸,走遍街角找合襯他的鞋;留意他穿衣的size,待冬天送他最暖的頸巾和外套;跟他看過的電影,戲票都整齊貼在他送的日記本,珍藏著每次跟他在戲院裡的回憶。   這些細微,他並不知道,沒所謂,我不是想你知道,我只是想你開心而已。   「圍繞身邊已600天,你喜歡過我60秒嗎?」   第一次收到他Relationship Status的邀請電郵,女孩開心得拍下來,記錄他終於承認自己的位置,那段時光,是女孩跟他最暖的回憶。   像一般情侶,他們渡過蜜月的階段,可是,甜蜜總會退溫,殘忍的是,兩人退溫的時間,往往不一致,女孩仍然好愛好愛他,但,他已漸漸進入恆溫期。   她有多掛念男孩?可以是當他不在身邊時,女孩曾穿上他遺留在她處的外衣,她感覺到他的氣息,才能在添黑的房間裡,讓自己不致於墮入寂寞的深淵。   可是,是不是我的觸角太敏銳?我感覺到,你開始想離我而去了。   「還期望知道這段相處裡,被我暗戀得快樂嗎?」   他讚賞其他女生,於是她刻意提起其他男生,我當然不是喜歡上其他人,而是刻意氣你,希望你也能感受我的醋意。   我越來越容易吃你的醋,也代表我越來越喜歡你。   女孩越來越愛他,愛得,沒有了自己,會因他一兩句的說話而受傷,會因他不經意的冷漠而感痛,到女孩察覺愛得太深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所有的情緒,都因他而起,而波動,而平息,我會因什麼而開心,是你呀;我會因什麼而傷心,也是你呀。   我的笑和哭都因你,可是,淚水漸多,笑容漸少。   然後,我像愛出抑鬱症。   「如果喜歡你是笑話,儘管高聲笑也不怕,旁人話總會有日等到你,恨我這麼蠢,聽不出是句反話」   女孩與他,步入最惡劣的階段。   眼看戀情在退溫,女孩像瘋了的想補救,這就像受了嚴重的刀傷,傷口血如泉湧,妳用紗布急忙按在傷口上,但失血迅速令白色的紗布全染紅,妳用盡了方法,卻不能替這傷口止血。   就這樣,眼白白的看著戀情死亡。   妳已經盡了力,請不要怪自己,誰都不想這戀情失血,但,傷口實在太大了,不是急救便能挽回這戀情的性命,要怪,就怪出現傷害的第一秒。   六百多天,女孩和男孩分開了。   女孩曾經憧憬童話般的愛情,好希望成為他憐愛的公主,可是,王子不要公主了,他走了,也剩下獨留在城堡裡孤獨的她。   童話不是破滅了,而是,妳已經不是孩子了。   感情的傷痛,能令妳一夜長大,捱過痛楚後,這六百天,會成為妳生命的養份,令妳更懂得找下個更好的王子。   不要再留戀這段痛,好嗎?   圍繞身邊已六百天,你喜歡過我六十秒嗎?   「而你默然,還要問嗎?」     PS. 收到這女孩的來信,她用了數千字訴說自己的苦,不介意我隔了很久才回覆她,就在今夜,我嘗試代入她,總結這六百天。她好想告訴那個男孩:「我仍然好愛你,但,我會安靜的,在你的世界消失,然後,我會好好的找真正的幸福,只是,我仍然奢望,你偶爾會想起我。」         另外,收到好窩心的來信,她一個女孩,到內地工作,內地不能看facebook,但她好想繼續支持我的文字,於是,我試開微博了:) 其實我一點也懂用-_- 但,我會好好利用微博的140字,精選舊文章句子,和偶爾撰寫短文:)   我的微博:http://weibo.com/u/2915331551           來信(indox)漸多了,但,如果你想說故事,我願意聽,但請體諒未必能夠逐一回覆,只是,你的情節,有機會在我作品的字裡行間出現,的確,只要你願意把正面對的痛化成文字,這過程,也在紓緩自己的痛楚。   我願意擔當一口井,讓不期望有回音的你繼續訴說苦和甜。   另外,近來喜歡在instagram,分享更真實的鄺俊宇,歡迎你在Instagram找我:「kwongchunyu」         其他作品:   《初分》 「『分手後失落症候群』,病徵是睡不好,吃不下,翻看舊照片,重看whatsapp舊訊息,然後不自覺哭,淚乾,不開心,裝開心,再睡不好。」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707336932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theater   《驚喜》 「值得,因為妳那一刻的驚喜,會是一輩子的感動。」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705705297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theater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

鄺俊宇《找我》:「怎想到,我忍住不找你,你,就不找我了。」

  《找我》鄺俊宇   我忍住,沒有去找你。 你知道嗎?明明想聽你的聲音,但我卻要忍住不找你,這種感覺,不是味兒。 為什麼,總是要我哄回你,而不是你為我低一次頭? 你不在線時,我忍住不whtasapp你;你在線上時,我更不敢傳訊息給你。 我最受不了的,是當我傳訊息給你後,而你,不是從「online」變成「typing…」,而是在數秒後,變成「last seen」。 我明知道你看到,而你不回覆,就像隔著屏幕,給了我一記耳光。 起初,你找我,多於我找你;現在,你不找我,我也忍住不找你。 「因初吻著你想慶賀,你卻開始疏遠我,假使你是覺得怯懦,你會不會拒絕我」 我的確好怕失去你。 但不斷找你,卻不代表擁有你。 所以,我刻意不找你,是希望你察覺,感受到我的心情,然後,多找我一點。 怎想到,我忍住不找你,你,就不找我了。 找,是一個看似單向的動作,但,如果找,能夠雙向,代表兩人重視對方的份量均等。 我喜歡你找我的感覺,不需要有什麼要事,無聊的,輕鬆的,一句「沒有呀,我想聽聽你的聲音而已」,已足夠在電話另一邊的我,牽起你看不到的甜笑。 雖然,我可能會回應:「你真無聊。」但,這不是真心話,我希望,你可以無聊一點。 包括,無聊時,就想起我。 「你有意欲去找我,你會通電再會過,如實在認真喜歡我,或是有心敷衍我,如今只有三歲都清楚」 屏幕顯示你的來電,我每次都好著緊,先確保四周不嘈雜,而你能清楚聽見我聲音,我來按接聽鍵:「喂?」 我希望,每次與你聊的電話,都是有營養的,你感覺良好,那麼,你下次才會再找我。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要我找你,不能是你找我嗎?」 親愛的,我是有找過你的,但,你可能不為意,當我找你時,你的回應,退溫了,有時候,說不到數分鐘便掛線的電話,就像在扣我們戀情的分數。 我不想,我的聲音,會成為你的煩惱;我不想,致電給你,總在打擾你的工作;我不想,每次找你,你也是這麼冷漠的回話。 「是你不想我啦,甚至不找我啦,無非幾天變化,就像刮我幾千巴」 跟你在冷戰,而你,終於願撥電話給我,我看著屏幕來電,往往都要深呼吸,穩住心跳,才敢接。 「喂?」 「是我。」他艱難的吐出一句。 「嗯,什麼事了?」我故作冷漠,也裝作鎮定的回話。 我希望,你不要被我的語氣所騙倒,我的冷漠,是裝出來的,這是我捍衛自己尊嚴的反應,因為,我知道,我又會原諒你了。 對,我又原諒你了,無論你對上一次做錯了什麼,如何激動的拂袖而去,如何無禮的掛我電話,如何難看的罵我不是,我,都原諒你。 打從我看見你的來電,再按下綠色的接聽鍵,就已代表,我們紅燈了的感情,再開綠燈。 我根本不是要跟你分開,我只是,希望你找我。 尤其,當我不找你的時候,請你務必要找我。 因為,我忍不住不找你,好辛苦。 找我,好嗎? 「難道你共我親吻抱擁之後竟有偏差,不想和我好,請求直說真話」     PS. 衛蘭《心亂如麻》:       另外,開了Instagram,和,因應心情,胡亂拍照,認真寫短句。 Instagram:「kwongchunyu」     其他作品: 《等你》 「對,我記起了,你早就不在我的身邊了。」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70948997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theater   《快樂嗎?》 「不再想你,是一埸我跟自己的戰爭。」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62088197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relevant_count=1   《我沒事》 「『我沒事。』是我說過最大的謊,說的時候,我淚著眼來微笑。」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60385212475&set=a.10150511770852475.375098.18809502474&type=1&relevant_count=1   有人願讀,我願意寫,作品不定期在此專頁發佈: http://www.facebook.com/pages/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