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Hot Post

鄺俊宇《群組內》:「大家都很努力,讓這個group每天都熱鬧。」

《群組內》鄺俊宇 Group裡有不同的好友,也有著不同的個性。 有新聞報導員,有突發新聞,他總能立即在Group報導,其至較新聞APP更快。 有表情符號特派員,常派各表情符號作回應,負面的藍面,正面的笑臉。 有話題終結者,大家明明在熱烈討論,他一句,整個Group頓時靜了,沒人接。 別那麼衰好嗎?幸好總有善良的朋友,雖…

鄺俊宇 《脫鞋子》:「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件事,每幅畫面,甚至每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

《脫鞋子》鄺俊宇    無止境的沉溺痛,每夜哭著睡,睡醒腫著眼,這樣子在痛楚中無限輪迴,傷患,怎會好? 有一天,妳察覺不能再這樣子,於是跟自己說: 「要重新振作了。」 於是,妳嘗試重新投入,但一點也不順利,好像每一件事,每一幅畫面,甚至每一件物件,妳都會聯想起他。 看時間,聯想起這時他吃飯了沒有;看…

鄺俊宇《有妳真好》:「有一個人,在你近崩潰之際,會借肩讓你靠,會陪你一齊哭,會陪你坐天光。」

《有妳真好》鄺俊宇 有一個人,在你近崩潰之際,會借肩讓你靠,會陪你一齊哭,會陪你坐天光,然後兩個人,一對一樣的熊貓眼。 明明是妳失戀,怎麼她會陪妳流淚?不知道,或許是妳上輩子幹了什麼好事,所以今輩子,會有一個疼妳如疼自己的知己。 她疼妳,也懂妳,懂那個他對妳有多重要;看穿妳笑著說沒事,其實想哭;知道應該在什麼時候出現,…

鄺俊宇《專心說愛你》:我們都應該學習,專心的喜歡一個人。

《專心說愛你》鄺俊宇 茹初見與好友同告失戀,兩人在海旁訴說心事,她忽然驚覺:「我們現在的處境好危險。」 好友不明白,她逐解說:「這段時間會有人喜歡我們,但我們根本不知道,」 「我們是真的喜歡呢,」 「還是想找個人喜歡,」 「還是我們希望有個人喜歡?」 事實上,三種是不同的感覺,卻是很容易混淆的想法,尤其,當妳被拋棄,只…

鄺俊宇《傳短訊》:「我先開口說掛念,卻總得不到你優先處理,那種被輕視,你輕輕帶過,我重重碰灰。」

  《傳短訊》鄺俊宇 傳短訊給那個人,他往往都不會知,妳是怎樣的刪了又改,改了又刪,直到句子不囉唆,妳才敢按傳送鍵。 妳不想傳太密的訊息給他,唯有把營養都集中在一個短訊,起承轉合,初段問他好;中段聊思念;以關心他的問題作結。 不說,還以為是作文考試,的確,每次傳訊息給他,都有點像面臨考試的忐忑。 可是,他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