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May, 2012
Edit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II)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 》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I) 》

————————————————————————————————-

 

結果,“哈哈”於注射了 Epinephrine, 吊鹽水及敷暖包後的一個多小時內,無論體溫,血壓都恢復正常。

回家後, 我上網做了點 research。

 

嚴重急性過敏性反應 “Anaphylaxis”

原來哈哈所經歷的,是一種非常嚴重的急性過敏反應,稱作 “Anaphylaxis” 或 “Anaphylactic Shock”。情況就如有些對花生敏感的人,在吃下含有花生的食物後引發嚴重的敏感反應,嚴重的甚至可以導致呼吸困難及死亡。在狗隻身上,這種急性的過敏反應較少會導致呼吸困難,但同樣需要急救,否則一樣會致命。

首先發現  “Anaphylaxis”  的,是位名叫  Charles Richet  的法籍醫生。在 1913 年,他更因為在這方面的發現及研究而獲頒諾貝爾醫學獎。

 

可憐的  “Dog 50”

在網上翻查資料時,看到一個在1910 年,刊登於 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有關  “Anaphylaxis” 的研究。研究中的一隻可憐被用作實驗品的狗狗 “Dog 50” ( 實驗室裡的動物一般都沒有姓名,由出生到死亡都只是一個號碼 ),被科學家故意引發  “Anaphylaxis” 這種嚴重的敏感反應。這隻狗狗由最初病發時嘔吐大作,大小便失禁,連站都站不起來,到大約一小時後表面看來已有點好轉。由於科學家想研究 “Anaphylaxis”的整個過程, 所以就未有插手給予 “Dog 50”  任何藥物或治療。怎料到待第二朝他們回到實驗室時,亦即是 “Dog 50” 病發後的 15 小時,苦命的 “Dog 50” 已死在自己的血泊中 !

其後驗屍報告指出,”Dog 50”  的消化系統中有多處內出血。那顯示雖然表面看來 “Dog 50” 自行好轉起來,不過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其實體內的敏感反應仍持續,本身的免疫系統還不停不正常地攻擊體內的器官,包括消化系統的黏膜,導致大量內出血。

看到這裡,我不禁捏一把冷汗! 如果我當時接受了獸醫初時的offer, 只拿了胃藥和止痾藥就回家, 第二天倒臥在血泊中的,很可能會是 “哈哈” !!

這次 “哈哈” 真是命大,雖然病發後兩小時才得到適當的治療(由於當時我從來沒預料到會是急性過敏症,而那男助護又稱沒性命危險,which was simply NOT TRUE ),又差點誤診,但最終都能得到正確的診治,跨國鬼門關。

Lessons  Learnt

經過這次的驚險經歷,我想提醒自己及一眾動物家長:

1.     在你手機的 phone book  裡,必定要有平常看開及急症時看的 24 小時獸醫診所號碼。因為無論你的動物寶貝是年輕或年老,急症是無法預計的!如果到危急時才找電話號碼,恐怕會延誤救治。

 

2.     你們日常必須細心觀察並清楚動物的飲食習慣,身體狀況,大小便習慣等等。尤其是有敏感症的貓狗,家長必須小心紀錄所有令愛貓愛犬敏感的致敏原。這代表作為家長,你必須在日常照顧上親力親為,如非必要,別慣性地叫外傭或家人代為照顧。

試想想,如果今次我忽略了 “哈哈” 的下體皮膚比平常紅腫,又或者我沒留意到她早上在街上給那街坊狗狗舔了一下那位置,獸醫究竟又能否聯想起 “哈哈” 所經歷的是 “Anaphylaxis” 呢??

其實診症的過程就像查案,獸醫擔任高級督察的角色,負責統籌,決定調查的方向,以及根據搜集回來的證據等去認定疑犯,然後將犯人緝拿歸案;而家長就兼任探員及證人等身份,負責搜集證據。

有些人帶動物看病,心想如果獸醫的醫術高明,根本不用主人提供任何資料,也能醫好動物。這想法是大錯特錯的!而且最後受苦的只有小動物及你的荷包!

就算一個督察有多麼厲害的分析及組織能力,要是手下及證人未能提供足夠的證據,督察又可以憑甚麼去斷定疑犯的身份,更別提破案了!

小動物既不會開口告訴獸醫他們身體有哪裡不適,又不懂告訴獸醫他們吃過甚麼,大小便情況怎樣, 這些細節都只能靠家長去提供。若這些基本資料家長也不知道,就算獸醫真的斷錯症你也不能怪誰。

 

3.     看獸醫時,請儘量保持冷靜,儘力去了解獸醫的治療方針,藥物的應用及副作用。

作為動物的家長,最了解並最能代表動物的是你,不是獸醫。

獸醫是你聘用的專業人士,不是你的上司,你不用對他們唯命是從。當然我們對獸醫應有適當的尊重,但如果你對他們的斷症,治療方案,藥物的應用等有疑問,他們有責任為你解答。你要知道很多時候你需要在診症室內的短時間內下為動物下多項決定,那絕對不是容易的事,尤其當這些決定會左右動物將來的健康,甚至生死。所以你必須先清楚明白當中的理由,風險等才能負責任地做  informed decisions。

如果獸醫不願意回答你的問題,除非他/她能給你滿意的原因,否則你以後應該去看別的獸醫。獸醫的職責不止看病,和動物家長溝通也在他們工作範圍內。不懂與家長溝通的獸醫應留在大學研究所內,不應出來行醫。

當然,我們作為家長的,就算有疑問都應該保持禮貌,保持理性,亦不要浪費獸醫的時間去閒聊或問一些毫不相關的問題。

 

剛好今天在 facebook 裡看見有網友的狗狗在打了兩支防疫針後嚴重痾嘔,被主人帶去別的診所留醫到第二天就去了彩虹橋…

我看來像極是 “Anaphylaxis” ,但主人似乎對此病症毫無所知,還要其他網友 “唱衰” 那為狗狗打針的診所。其實令狗狗失救的,究竟是她自己,又或是第二間診所未能確診,又或者是純粹不幸??

為免大家將來遇到同樣情況, Part 4 將會教大家如何應對 Anaphylaxis…

 

(  待續  )

繼續追看:《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V)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