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May, 2012
Edit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I)

重溫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 》:

http://www.cosmopolitan.com.hk/blog/834/blog-post/lifestyle/11391

 

————————————————————————————

“哈哈!“

我們又被召回診症室,無奈地,疑團還未解開。

“應該不是牛蜱熱..” 獸醫邊看著哈哈的驗血報告低頭說道。

“你為甚麼這麼肯定?”

我反問她(其實我不是不信任她,只是我知道如果沒有正確的診斷,哈哈這次真的可能沒命)。

“因為….驗血報告顯示她沒有貧血,所以不大可能是牛蜱熱 。”

這位獸醫算是非常 nice, 許多其他獸醫客人若問詳細一點就不耐煩,有些甚至會“發老脾”。

“明白了… 那會是中毒嗎?”我接著窮追猛打。

“但以我所知道的,這幾天哈哈都沒吃任何有問題的食物…除非她意外地吃下我昨日在晾曬的備長炭乾燥劑,不過我頗肯定包裝沒有破爛,她應該沒吃;今早帶她逛街還精精神神的,也沒在街上舔過或吃過甚麼…”

我繼續積極地提供線索,希望有助獸醫快點確診哈哈的病症,對症下藥。

“以她的症狀,又不似中毒…如果是吃下防潮珠,毒性不強,我反而不擔心…” 獸醫似乎也甚無頭緒。

“這樣吧, 我暫時開些胃藥及止痾藥,讓哈哈舒服點…”

SHIT ! 看來獸醫想放棄了!

情形就像有時警察查案多時仍毫無頭緒,但為了交差,惟有求其拉幾個小嘍羅來“祭旗”。但真正的兇手還逍遙法外,隨時再度犯案,再傷及無辜。許多獸醫,或人類的醫生都喜歡用這伎倆:未能作準確的診斷就求其開點大路如抗生素,止痛藥等藥物,就可以 close file ,尤其對著那些連自己正在服用的藥物也不聞不問的病人。

我知道其實這位獸醫心地很好(因為之前也試過找她看病),只是不夠信心, 不夠堅持。

不過我不會讓她就這樣放棄診斷,更不會這樣就給她打發走,因為哈哈的牙肉雖然比之前回復少許血色,但身體還是冰冷,精神也不太好,我直覺認為真正的病因必定還未解決!真正疑兇還在逃!

 

 

“我不同意服用胃藥或止痾藥, 哈哈根本沒嘔吐,亦沒有胃氣;如果是因為食物中毒而肚痾, 我會選擇讓她將有毒,有問題的物質自行排出,不會服用止痾藥,除非真的痾得很頻密; 況且,她只是在剛病發時大小便失禁過一次,之後都沒肚痾, 連丁點大小便都沒有…”

我堅定地向獸醫用理性分析及抗辯,希望她別放棄其實未完成的診斷。

“這也是…哈哈都沒有出現痾至脫水的情況…”

然後,如我所願,獸醫從新再為 “哈哈” 作詳細的檢查, 就像查案時從新翻看所有收集回來的證據,看看之前的調查方向有否偏差,又或者遺漏了某些重要的線索。

我忽然想起我忘了向獸醫指出剛才在候診室時, 我留意到 “哈哈” 的下體(即近陰部位置)比平時紅腫。獸醫立刻查看, 我亦再一起細心查看。

“比平常漲大了起碼兩倍!!” 我邊說邊連自己都有點嚇倒!

這時,我恍惚看到獸醫頭上 “叮” 一聲,有顆燈泡亮起了。 她立刻翻起哈哈身體其他部位的毛髮細心檢視,亦叫我查看:“哈哈平日的皮膚有這麼紅嗎?”

“的確比正常紅,平時是淡粉紅色…”

獸醫似乎有了把握,所有信心都回來了,隨即再為哈哈量體溫及血壓。

 

這時,我又再想起…

“今天早上哈哈逛街時遇到一友善的狗狗,我看到他舔了哈哈近屁股位置,就是剛才我們見到特別紅腫的部位,不知道有沒有關係呢?“

“嗯… 有可能那隻狗狗剛舔過別的東西,又或者是那隻狗狗的口水裡有某種 protein,剛好令哈哈敏感。哈哈的體溫比正常低,血壓很低,心跳加速,皮膚紅腫,這些都是嚴重敏感反應以致 in shock 的跡象…要立刻吊鹽水及注射 Epinephrine, 不然會影響整個身體的血液循環及供氧系統,有生命危險!“

謎題終於解開了! 原來… 是那差點致命的一“吻”!

( 待續 )

 

繼續閱讀:《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II)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