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May, 2012
Edit

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 I )

明珠台熱播的“House”跟 “Castle”都是我近年來必會追看的劇集。表面看來,這兩部可算是非常不一樣的劇種,但其實兩者都是懸疑劇,只是 “House”劇中要拆解的醫學謎團, 若醫學團隊於短時間內解不開謎團,醫療團隊最終都未能確診病人的奇難雜症,代價就是病人的寶貴性命。

沒想到,在上個星期天,我和愛犬“哈哈”都成為醫學謎團的主角…

難得風和日麗的一天,剛出門吃過午餐的我,收到鐘點姨姨的緊急來電,說小狗“哈哈”突然大小便失禁,然後沒氣力地倒在地上,身體冰冷,非常不妥的樣子。

幸好我離家不遠,回到家一開門, 就看見 “哈哈”眼神呆滯地側臥在地上,一反搖著尾巴,雀躍地歡迎我回家的常態…

我一路輕聲安撫著 “哈哈”, 繼續擔心地為她檢查,發覺她的手腳雖然比平時冰冷,但仍有知覺,表面亦沒有任何傷痕;但一看到她那像白紙一樣蒼白的牙肉,我就心裡一沈, 知道事態嚴重,而且“哈哈”這次可能有性命危險!

“哈哈”當時的種種症狀讓我第一時間就覺得可能是中毒,於是立刻餵她吃了點 Activated Charcoal (活性炭), 希望能稍微阻延身體對毒性的吸收。

幸好 “哈哈”看開的其中一間獸醫診所在星期日也應診,於是我立刻“飛的”過去,一到就向姑娘表示雖然未有預約,但因為情況緊急,可否先讓醫生看看“哈哈“。

可能姑娘每天都接觸大量過度緊張的主人,又或者已被生離死別麻木了,她看了 “哈哈”一眼,淡淡然回應:“我都冇辦法,之前已有病人,你最快都係要等到三點。”我們到達診所時,剛好是下午兩點。

平日渾渾噩噩都可以覺得時光飛逝的我,突然覺得這一小時其實不是一小時這麼短,而是3600秒這麼長,擔心“哈哈”會否在這段漫長的等候中惡化…

不知過了多久,有一男助護過來替“哈哈”作少過十秒的簡單檢查,之後還是斷定她暫時沒有生命危險,所以還是維持原判,要起碼等到三點!

終於有人叫:“哈哈”,看看錶, 果然已是三點。

一踏進診症室,在獸醫為 哈哈檢查的時候,我就和盤托出哈哈的病發經過。

“牙肉的確好蒼白, 哈哈有被牛蜱咬過嗎?”

我立刻回答她大約在一年前曾發現她身上有一隻牛蜱,之後再沒發現。“牛蜱熱潛伏期會長達一年??”我很驚訝又帶點懷疑地問。獸醫說有可能,要驗血才知道。我同意,因為我覺得反正要確診,驗血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之後又是等待…

 

( 待續 )

繼續追看:《哈哈的星期日懸案 (II)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