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h February, 2011
Edit

2010 動物奇遇 (二。五) – 完結篇

上次提到我和另一半開始擔心父母對待“Bubu”的矛盾行為 : 一方面為他進行野外特訓,讓他熟習大自然的環境;另一方面就將他寵成雀鳥界的二世祖。其實 “Bubu”來到我父母家已有三個月,現在飛行與覓食都沒問題,連兩邊臉頰及屁股的橙紅色羽毛也開始長出了,最近更開始跳起疑似雀鳥求偶的舞蹈,表示他已是個等同人類十幾歲的青少年。如果他要回歸大自然生活,這是適當的時機,要不然他會太習慣與人類生活,不適合做回野雀了。

鑑於另一半是位專業動物傳心師,我們當然有問過“Bubu”本雀的意見。”Bubu”說他與爸媽(我父母)生活在一起,很開心,很滿足,如果就這樣下去一輩子,他也非常願意;相反,他不太清楚如果長期在野外生活會怎樣,不過,他自己有把握爸媽會繼續照顧他,因為他感覺到他們也很喜歡他。了解過 “Bubu”的意願後,我們就加倍落力勸爸媽別再考慮放 “Bubu”回野外了,反正他自己心甘情願留低,再者,他已被寵成這樣,出去也未必能適應。

當我們還在等父母的答案時,突然收到媽媽的電話,驚恐地說“Bubu”不見了!我們立刻到他們的大廈幫忙找, 每隔數樓層就大喊“Bubu! Bu-bu!”(因為 “Bubu”很懂人性,聽到人家喊自己的名字時必定會回應),直到天黑都無功而回。回家後我既擔心,又憤怒,因為其實數星期前,”Bubu”因為貪玩,趁沒人在家時飛了出去,但因為害怕,只停留在樓下天井的冷氣機散熱器上。那次,我和另一半只好硬著頭皮,唐突地敲父母家樓下的門,雞同鴨講地勸那位日本太太讓我們進她家的廚房拯救 “Bubu”。起初她當然不相信(可能以為我們是奇怪的賊,嘗試用創新的爛藉口騙她開門),幸好後來得到她家菲傭及大廈保安的幫助,”Bubu”才能得救。自那次之後,我們都勸喻爸媽必需關好門窗,以免 “Bubu”再出意外。可是,他們就像那些老是不肯裝窗網的養貓人士,”阿 Q”得很,自認為意外不會發生,但到自己的貓貓真的由窗口走失,或跳樓身亡後,如何後悔也來不及了!

可是這次“Bubu”不是貪玩,而是認真地,傷心地離開。當晚,我們再與他傳心,希望能找出他的所在地,接他回來。怎知到 “Bubu”對我們說他已“大個仔”,是時候獨立了…他還叫我們不必再找他,因為就算我們找到他,見面只會令大家更加傷心,因為是他自己選擇離開,他絕不會再會來,他不願意繼續成為我父母的負累。他強調自己是帶著十分的傷感及不捨離開的…聽著 “Bubu”離開的理由,不常哭的我不禁流下眼淚…”Bubu”, 你以前不是說你願意一直留下的嗎?怎麼會突然離開我們呢?

第二天一早,媽媽邊哭邊向我伸訴為何“Bubu”那麼“沒良心”,不說一句再見就走…然後又自己猜測 “Bubu”可能出去時給麻鷹吃了,或撞玻璃死了,所以沒法回來…然後又埋怨爸爸,說他這星期以來就不斷對 “Bubu”說:“究竟你幾時才長大,才能自己獨立呢?我們照顧你真的很累…”; “Bubu”出走當日,爸爸原來還在車裡罵過他,說他麻煩…謎底終於解開了! 這就是為何 “Bubu”改變初衷,選擇傷心地離開的原因!可惜直到今日,爸爸還不相信 “Bubu”因為聽懂了他的埋怨而選擇離開…爸爸,難道你就不相信小動物都有感覺,有自尊的嗎?

之後,我們再有和“Bubu”傳心,知道他已在附近的樹群中落腳,雖然為了張羅食物憔悴了不少但仍能撐下去…當問及他的心情,他回答說每天都為了生存而努力,實在來不及感到開心或不開心。這答案簡直就像香港基層小市民會說的話,怎能不叫人心酸?

 2010 年的聖誕假期,我們再聯絡 “Bubu”, 怎料他已因吃錯東西而病逝,到了彩虹橋(即動物的天堂)…

直到現在,我實在都不清楚當初與媽媽一起帶“Bubu”回家,究竟是救了他,還是害了他…可能如果當時還是幼鳥的他很快就去了彩虹橋,就不必經歷以上種種心靈創傷…

各位,我之所以花這麼多篇幅寫出“Bubu”的故事,除了是為了紀念他,還想提醒大家養任何小動物都不可以只靠三分鐘熱度,要理性地,以可持續 (sustainable)的方式去好好照顧他,與他相處;不可以開始時就過份寵愛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因為時間一久,當愛成為負擔,就只有悲劇收場,受害的,當然是無辜,沒話事權的小動物。希望爸媽會有機會看到我這幾篇文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