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th August, 2014
Edit

恆河生死戀

20年前,我當背包客環遊印度全境時,印象最深刻、愛恨最分明、
最念念不忘的,首推瓦拉那西。

當時身為大學生的我,看到光脫脫的遺體火化、睡在河壇上等死
的病人、掬起浮着骨灰的恆河水一飲而盡的老人、父母將初生嬰
兒放在水面祝福——短短幾十年「生老病死」的人生縮影,瞬間
聚焦眼前,我怎能不顫慄、不震撼、不反思、不銘記?
生老與病死,罪孽和救贖,都歸恆河。
 
過了20年,舊地重遊,跟上佛陀足跡,譜成拙作《足足五萬年:
西遊記》。拙作有幸入圍「香港金閱獎」,大家有空可以上
網支持一票,8月31日截止投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