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March, 2014
Edit

一切重歸恆河

有些地方離開時已經開始想念,有些地方卻是今生也不想再踏足。

仍記得大學暑假初訪印度,我到了牛屎人糞中的加爾各答拜訪德蘭修女,再到了荒蕪的佛祖誕生地藍毗尼,在夜車上喝了牛奶粥,到達泥濘中的菩提迦耶,投宿中國寺廟 。夏季的印度,熱烘烘的大陸上暴雨連連,加上90年代的印度衞生情況惡劣,實在令人厭惡。每天回到酒店,腳板上就沾滿人糞牛屎的我,連續肚瀉了一個月!

印度雖現貴為金磚四國,靠的是IT行業,但印度人的宗教是更大的亮點。今次是我第三度到訪印度,這次的主題為「朝聖」,目的不是傳任何宗教,而是要尋訪印度三大宗教:佛教、印度教、回教的主要聖地。

佛教聖地有藍毗尼、菩提迦耶、鹿野苑、舍衛城及到最後涅槃的拘尸那羅。印度教聖地有最為引人入勝、吸盡世人眼球的性廟卡修拉荷廟、恒河聖城、聖城中的聖城–瓦拉那西。回教愛情結晶品,伊斯蘭世界最美麗浪漫的愛情陵墓–泰姫陵。

時間,是恆河裡的一粒沙……
相隔22年,同一條河沒有變,但河上的人變了……

廿年前曾經到訪恆河聖城「瓦納拉西」,火葬、沐浴同時進行,近年多了「恆河夜祭」,仍然震撼心靈。

恆河夜祭時,開始下雨,觀眾不為所動。沒有人開傘,因為會擋住後面觀眾。雨越來越大,信徒頭髮、紗麗開始滴水。前面的女士虔誠地雙手合十,凝視祭司,似乎有千言萬語。雨珠,如黃豆,一盆一盆倒在恆河上,她紗麗濕透,無暇整理。睫毛上的雨珠,迅速滴到鼻尖上,但她緊緊合十的雙手從未放開,仍由雨水打。眼睛前面盡雨廉,無阻心靈向神靈。頭髮、紗麗和雨水,混合著她的強烈祈禱、真摯希望、今生來世,順著河壇上的污泥水,流到萬里濤濤的恆河中,得到救贖,以及永生。我被滂沱夜雨中她的巨大虔誠力量感動到不能自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