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h August, 2013
Edit

在越南, 遇見一行禪師


用呼吸去療癒, 用微笑去醫治, 用慈悲去救世, 用正念去生活。一行禪師充滿創意善巧的現代智慧, 教我從旺角街市的一粒橙中看到陽光、春雨、恒河和宇宙。方便、入世、積極、喜樂, 師承中國臨濟宗, 精通漢譯《華嚴經》的相即相入世界觀, 以優美的語言, 詩人的意境, 禪師唱的 「Please call me by my true names, 請以種種真實之名呼喚我” , 感動的何止是越南的船民、烏干達的小孩。我開始停下紛亂的思維, 急促的腳步, 放下電腦和手機,我觀想到自己是香花, 是飛鳥, 是湖水, 是白骨, 是無常, 不生不滅, 非來非去。

禪師曾說: “了解和愛一樣, 這兩種花是在苦難的土地中生長出來的。”閱讀了將近十本禪師的著作後, 今年我終於啟程, 前往那片苦難的土地, 一行禪師16歲出家之地: 越南順化的慈孝寺。 

順化是越南末代王朝的京都, 末代皇帝的皇城是一個迷你版故宮。心無旁騖, 直驅慈孝寺。寺外傳來陣陣笑聲。操場上有幾十個僧尼在玩遊戲, 他們都身穿一行禪師平時穿的啡色袈裟。有僧有尼,有剃度一半,前額尚餘一束頭髮的青少年沙彌。他們正念、專注、平和、美善, 就好像是眾多年輕的一行禪師, 在微笑、在愉悅。

有一位中年師傅在淋花,我走過去和他談了一會。他曾在法國梅村跟禪師學習4年, 並跟隨去意、德、美、泰弘法。一行禪師1949年在此廟出家並修行6年,後來去西貢再出國。越南開放後, 禪師可以自由回國, 在2005、2007年曾回鄉。慈孝寺現在有50位僧人, 其中7位由梅村回來。今天是正念日, 其他廟的僧人都來這裡通過小遊戲學習禪師提倡的「正念」。

十年前我由天主教朋友KT介紹認識師傅,獲益匪淺。今天我已經將這顆善緣的種子,散播回師傅的家鄉:順化。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