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th May, 2013
Edit

讓我們每天走路回家

 

忽然一夜春風雨,千樹萬樹紅花落。那是世界變天的一年。即使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熱隔音隔離的北韓,也感受到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十級大地震了。怎麼樣的封閉國度,即使看不到那一幕幕驚濤駭浪, 也能聽到、聞到、感受到外牆的震動和呼嘯的巨變。

1989年前, 是那些年的美好春天時光。1989年後, 漫長痛苦的冬天沒有止境。

大地震過後, 首先崩潰的不是上層建築的政治思想, 是下層的經濟基礎。根據西方的媒介資料,1989年北韓經濟崩潰,出口由20億跌到8億美元, 平均國民所得由1991年的US$2460,到了1995年只剩下US$719。

北韓的九十年代,是一場沒有春夏秋的漫長寒冬。沒有了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提供廉價燃油和原料,計劃經濟開始失效。工廠陸續停工帶來的惡性循環,在平壤市區也輕易看到。公寓玻璃窗破了也沒有更換,因為玻璃廠已經停工。然後全國性停電,由偶爾變成每天幾小時,到全天停電。根據九十年代的衛星圖片,整個南韓到中國遼寧,夜晚都是燈火處外。但是,中間那十二萬平方公里,卻變成了海洋一樣的漆黑一片。

然後, 巴士班次越來越少。我觀察上、下班時候,平壤的電車站,人龍長達過百人。等不到永遠滿載的巴士,又不在地鐵沿線,更多人選擇步行上班。走一個小時上下班是很平常的事。在平壤見到水靜河飛的六條行車線,和兩旁埋頭趕路的制服工人,形成強烈對比。

金正日發動的“讓我們每天走路回家”運動, 號召所有人週末徒步外出, 就是發出所謂有利於身體健康的戶外運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