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th May, 2013
Edit

作家的起點

 

明明是春寒料峭, 為什麼還感到熱哄哄的悸動? 一池塘的止水, 無風郤也泛陣陣漣漪。太多的不應該, 不可能, 但是, 命運的捉弄, 偏偏又發生了。

溫暖和煦的春風令人心悅。不可理喻的事, 總會突如其來地站在我面前, 讓我不知所措。連這美好的初春天氣, 也在譏笑我了。粉黛入懷, 焉能不亂。最後鳥倦知返, 由得花蹤葉影, 隨風去了。唯有跌盪起伏心情的文字, 才擁有核子彈的殺傷力。

於是, 我趁著這麼多個無眠的長夜, 開始了我的寫作生涯。帶有火花的遊記, 陸續在香港、內地的各大報紙上獲得全版或跨版刊登。我已經成為一個兼職作家擁有四本遊記, 六月推出二本新作, 還在埋頭苦幹着數本還未出世的地方…

我要不停向前走, 走到走不動的那天, 勇敢探索異域的未知, 那是幸福和快樂所依。途中還不時掉下一點點的跌盪起伏, 陣陣漣漪讓我的筆插上雙翼, 可以繼續寫出澎湃洶湧如入無人之境的文字。

即使這些天降的不幸, 會令我傷心憂鬱悶悶不樂, 瞬間又喜形於色飛上天堂。夜深的時候, 勇氣枯萎了, 剩下的, 只有孤獨, 瘋長了。我們的主題曲, 不停在腦中回響著, 重播著, 滋養著我筆尖上的思念。

你還好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