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th May, 2013
Edit

旅遊年限

 

今年在南極坐郵輪旅遊時,每次到達一處南極島嶼或大陸都需全副武裝, 坐上登陸小艇在冰川之間穿梭颠簸, 又或是在沒有碼頭設施的石灘上登陸。涉水之後, 還要攀山, 有些岩壁頗為險峻, 手足並用才能爬上山, 欣賞南極的企鵝和風光。

有一些行動不便的歐美老人家, 雖然極地美景在望,卻無法和其他遊客齊齊登陸, 結果乾巴巴坐在郵輪上, 遙遙相望。回郵輪時, 他們就向我們要相片來看, 然後重複又重複地教育我: “兒子, 你千萬不要學我! 趁着還年輕力壯, 去挑戰難度高的地方旅遊吧!”

又好像幾年前由西藏回來後再去玻利維亞。來自沿海的我也有高山症, 到了四千米時更頭痛欲裂, 無法入眠。但即使如此都無損我的旅遊樂趣, 吃兩片紅景天, 嚼一杯可可葉茶, 第二天早晨又一條好漢, 繼續精神抖擻去找尋 “天空之鏡”! 我相信再過廿年, 我一定不敢去這麼高海拔的地方。

相比香港年輕人,在吃得、捱得、睡得、走得的年齡, 年年大假選擇暴走台日韓泰,來來去去都不跨出安全網。到了退休的年齡, 才開始真正的吃苦冒險之旅, 去落後動盪、危險動作的異域

早知當初, 何苦呢?

~  攝於海拔四千米的人間美景, 玻利維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