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th March, 2013
Edit

大時代

 

那一年, 我剛跨過鄉鎮一樣沙土滾滾的羅湖橋, 來到香港時, 尤德爵士是港督。經過三個港督和三個特首管治。我也由一個新移民中學生, 變成一間跨國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對比殖民地時代, 和特區時代的政府管治, 總是往事不堪回首。可能有人問: “你們新移民, 千方百計離開內地, 但香港又回歸了, 是否很不爽? ”

我行走了近八十個國家後, 還是覺得香港很爽、很適合華人居住。要麼是英國人百年管治打下的根基太強, 要麼是我們碰上的這個時代很大, 所以近年的政府管治怎樣負面, 相比來說, 還是捨不得。

日不落的大英帝國, 曾經覆蓋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土地和人口, 成就了世界歷史上面積最大的帝國,同時也是史上跨度最廣的帝國。即使殖民地獨立後, 前英國殖民地相比沒有被英國殖民過的地區, 法治、人權、經濟等基礎仍然較強。

包容成為最大的課題。由雙非BB 引發的 “蝗蟲論”, 到孔慶東的 “狗論”, 遇上每年2千萬內地自由行來香港後的矛盾衝突, 引發的前所未有罵戰, 實在令人概嘆。仇恨, 永遠害人害己。仇外, 是地球人不屑的態度。仇內? 令老外當成笑話了。

一手挑起台灣省籍罵戰的陳水扁, 最後成為階下囚。

上年十月有幸獲邀在首個以廣東話進行的TED演講, 我以「啟者」身份娓娓道來這片土地的故事。

主題是「香港 . 褔地」。來源: 資本一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