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h February, 2013
Edit

昨夜

 

我再也無法回到昨天, 瘋狂愛上昨天的你。那簡單的一剎那, 無法抓到。我也無力重新站在昨夜的一輸明月下面, 呆望你在無際皎潔下, 細緻白皙如牛奶的一上一下起伏。面前的海不是昨夜的海, 因為回望、再回望時, 也無復那時的悸動。

二千五百年前,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圖已經明言: “你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

同一個時間, 地球另一端的東方, 孔子站在春秋的河邊嘆息: 「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釋迦族的小王子當時尚未成佛, 問他的徒弟們:“比丘!五蘊等是無常否?”答:“是無常。”世間一切萬事萬物無一是永恒不變的,故曰“無常”。我跟一行襌師時, 學會了英文的無常為“impermanence” 。

世界就是那麼奇妙。2500年, 希臘、印度、中國的先賢們, 幾乎在同一時間, 相約考量人生的意義。不過, 世間像秦始皇那麼的凡夫俗子多一些, 我們今天還妄想追求Permanence(永恒)。就像試圖兩次踏入同一條河、阻擋奔騰的河流一樣, 失落也好, 回望也好, 回不去了。

我在旅途中遇到的七歲小沙彌。

我左邊就是為我上了人生一課的Noi。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