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th April, 2012
Edit

南韓寺廟體驗之二: 忘記林燕妮

 

下午五點吃晚餐。有和尚自製的國產黃豆醬、和尚自己種的大蘿蔔、黑豆年糕、各種泡菜、豆腐湯的晩餐,全部有機食物,用心品嚐, 清淡得來分外香甜。吃得飽飽,因為下一餐要十三個小時之後!

吃完飯,鼓聲響起。啊, 六點了,“晨起和花語, 鐘嗚在畫樓”,暮鼓晨鐘! 師傅如同舞臺表演,全身動作, 七情上面, 打了十分鐘。又請我們上去打鐘。

坐禪時, 不少十多二十多歲年輕人。有六個年輕人同行,我不明白為何他們不去吃喝玩樂睇戲唱K?他們說週末來寺廟住一晩Temple Stay,和泡溫泉、滑雪一樣, 是首爾年輕人最時髦的充電和放鬆。

問他們是佛教徒嗎?他們說是天主教徒,來自同一個天主教會。為什麼又跟師傅禮佛?他說這是一種難得的經驗,宗教沒有界限,而且佛教和天主教可以互補。畫地為牢、固步自封,似乎對韓國年輕人已經很古老了。


坐禪,放下所有。師傅用竹片打背。先將墊子折起,坐上面。右手放左手,腹前。師傅用竹片度直我的背脊。“用丹田吸氣,今天為何來這?現在想自己是誰?” 萬籟俱寂只有鐘聲。我的腦亂七八糟,腦海中有林燕妮、金正銀又有泡菜、還有微博Facebook, 於是不停放蚊打呵欠。

好像過了很久,師傅敲打竹片,完了。結果,才總共十分鐘。我以為這麼簡單,原來,只是示範,還有一個小時要坐禪冥想。過了十五分鐘,又敲打竹片,叫我們輕鬆一下大腿。和大家講下禪理,很快就完了。


八點關燈睡覺。昨晚在首爾因地板太熱睡不著,今晚打過座,果然一倒下床就呼呼入睡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