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th December, 2011
Edit

再見, 我的北鼻, 2011!

 

再見, 我的北鼻, 2011!

 

一大堆莫名其妙、荒唐惡搞、輕狂無奈、胡鬧打屁的匆匆三百六十五個日子中,然後,2011年, 就悄悄地逝去了。

2011年12月23日淩晨, 灣仔碼頭的寒風中, 顫抖著一條沒有尾的長長人龍。

熟悉的鏡頭, 我的眼中, 看到2002年的同一地點, 同一條由會展排到華潤國貨天橋上的長龍。

那時, 我第一年, 膽粗粗地, 開始在香港搞遊戲展。什麼都不懂, 最多的是烏龍百出。

 

Vita由七月開始做記招, 到12月發售, 五個月之間引起的社會反應和市場需求, 對我來說, 不算是一個什麼挑戰, 所以, 也不會有什麼滿足感。這些板斧, 我在1998年就懂理論, 在2005年推PSP時已經很醇熟。

 

所以, 我今年去試的新東西, 更多, 更廣, 更不關事的莫名其妙。

 

今年頭是雷神露點變老點的《肉蒲團》, 我寫的影評博客, 也有近百萬人看過。年尾是男主角光屁股的《那些年》, 我拍的致敬片, 也得以七萬多個瀏覽。

春天前往巴西, 拍攝一個電視旅遊節目。

五月時, 我在四千米的喜瑪拉雅山嶺, 跌到負四千米的無底黑暗深淵。因為公司PS Network 被駭客攻擊下, 導致公司被政府調查, 被媒介圍堵, 心力交瘁, 每天和牛鬼蛇神們鬥爭。最後, 正義勝利了。

暑假時我出版了第二本旅遊著作《十天敢動假期: 墨西哥、古巴》, 為小母牛扶貧籌款。書的排版, 比上本《足足五千年》更接近我的心儀。

 

「140億年前,宇宙起源於大爆炸。136億年前,宇宙星系中流淌出一條涓涓的銀河。45億年前,銀河星雲爆炸產生了太陽。附近孕育出八個小小的恒星圍著她撒嬌, 其中老五是一個年輕的藍色恒星,我們喚她作地球。38億年前,生命起源於地球藍色海洋、到植物、到動物。」這是《十天敢動假期: 墨西哥、古巴》的序言, 大概我的野心, 非一般坊間金銀外套速食式遊記的野心, 路人皆知。書裡面當然還有親自解開2012的瑪雅末日謎語!

七月時為國泰航空代言, 這是我最喜歡的旅遊廣告。

 

2011是社交的一年, 又要玩Mark Zuckerberg, 又要玩新歡Google+, 還有兩個外遇叫微博。手上還有Whatapp和日本空運來的Line不停叫喊。肥佬黎用幾百人去畫公仔做動新聞, 年底還要加入聽爽。令我終於在2011年, 正式告別了閱讀了廿年的每週四《壹週刊》。

 

“南蘇丹” 正式立國,成為全球第193個獲聯合國承認的國家。我深感自己渺小和生命短暫, 因為我旅遊的速度怎麼都追不到國家的生產速度。

 

親身騎上神奇的千里馬, 前往這個黑洞一樣神不可測的社會主義國家—北朝鮮。

九月的一篇報紙大幅報導“四川窮小子變索尼首位華人董事”, 大約是今年最牛的一份報導吧。使這個內部的虛銜, 有了戲劇一般的催感淚下效果。一系列的電台網站報紙雜誌電視台訪問, 我於是成了“千金難買少年窮” 的代言人。雖然, 我最想告訴這消息的人兒, 我已不能打電話給她。

 

 

寫作, 是一個很孤獨的旅程。但是, 我如飛蛾之赴火,豈焚身之可吝。今年寫《信報》《頭條日報》《太陽報》等報的旅遊專欄,挨更抵夜, 心甘如飴。由澳洲寫到歐洲, 寫到北朝鮮。

年底之前, 我義無反顧, 參加了香港特首功能組別選委會選舉。高登巴打有人講, “項生好人好姐, 為什麼要去搞政治?”

 

人生每一個階段都是一場狂風大雨。即使打得我頭破血流,也不追究。

 

我不要後悔, 不要錯過。老了時, 孫兒問我“政治是什麼?”時, 我要告訴他, 老子曾經和兩個香港特首都交過手, 我曾落場玩過政治那玩意。

 

卡達菲死了, Steve Jobs死了, 連自命為21世界的太陽──金正日, 也死了。明天, 太陽, 還是要升起, 升起, 曬到你頭暈。

 

祝你傲視屬於你自己不後悔的2011, 昂然進入一個未知的20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