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th December, 2011
Edit

《黑洞中的迦南:北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紀行》

 

《黑洞中的迦南:北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紀行》

 

北韓的太陽, 在17年之內, 第二度殞落。這個黑洞中的國家, 再度陷入黑漆漆的深淵。

 

從外電的鏡頭、互聯網上, 由東方到西方, 舉世眾人以譏諷的眼光, 打量著痛哭流涕捶胸頓足的北韓市民, 再在Facebook上齊聲取笑那位字字鏗鏘抑揚頓挫的北韓中央電視台女主播李春姬, 仿佛這2千萬人正正就是70億人類中的異形。

有些心酸, 有些感嘆, 更多勾起, 我三個月前在北韓的所見所聞。

 

 

倒底是什麼促使我, 神推鬼擁去這深不見底的可怕黑洞中冒險?

 

我們最幸福?

看著美國記者Barbara Demick寫的「Nothing to envy」,我的心每每像觸電似地感動。六位「脫北者」對祖國北韓又愛又恨的情感交織,在富裕的首爾回憶物質極度缺乏、精神極端壓抑的九十年代北韓最貧窮的北部城市——清津,令人黯然神傷。

 

 

美國人的眼中,階級成分劃分、戶籍制度、糧票、街道組織、學習思想小組、黨八股、擠電車、人民互相監視舉報、唱反美歌曲、甚至銀幕上禁止親吻鏡頭,這些是匪夷所思、違反西方世界認為普世的價值觀。

但這些熟悉得讓我觸電的鏡頭,正是我六、七十年代在內地的親身童年經歷。所以,Barbara的觀點見解,令我不敢苟同。」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我一向認為, 不應該用西方的思維, 去猜測別人的心態; 不要由自己的角度, 出發去看低或看高別人。更不要用同一套價值觀(例如富好過窮,多好過少), 強加在別個人身上。

 


生活在物質、通訊極為貧乏的改革前的社會主義中國,我當時真誠感覺自己正正是nothing to envy的最幸福的孩子。即使現在我去過八十多個國家,70年代的中國雖然物質缺乏,仍然是我心目中的一個《那些年》一樣的美好國度、幸福時代。正如書中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美蘭和俊相,在黑夜中散步談心,交往三年才拖手,六年才在親了第一次臉。

全球人都跟著目中無人的美國人走,對任何非美式的社會制度惡魔化,不是件很聰明的事。

 

 

何況,和六個主角一樣,我自己也是一個「脫北者」,16歲時離開祖國偉光正的社會主義體系,投身罪惡的資本主義社會。

 

「我們一輩子在北韓聽到的都是謊言。我們的人生是謊言。整個制度是謊言」。玉熙(脫北者之一)想著,她相信其他女人也這麼想。原著中譯本《我們最幸福》P287頁。

可能脫北者玉熙真的那麼告訴作者,因為她現在已身處南韓,惡意地魔鬼化北韓只會帶來她更多的實際好處。幫北韓講任何好話,南韓的「統一院」(管理脫北者、發放毎人二萬美元津貼的官方機構),一定會懷疑這個脫北者是否間諜,而送去南韓情報院。

 

 

所以,這本所謂的記實文學無可避免地偏執於狂妄的大美國主義、腋下的大南韓主義。何況,這裡是美國總統欽點的根正苗紅如假包換「邪惡軸心」。

 

作者在書中描述“數量多到不尋常的民眾蹲坐著,這個姿勢幾乎已經成為北韓的象徵”原著中譯本《我們最幸福》P.363。我猜芭芭拉應該沒有到過中國或者香港吧,因為她會發現, 在九龍尖沙咀名店林立的廣東道, 天天都有人蹲坐著在Chanel, LV門口。蹲著, 不是北韓人專利.

 

北韓即將崩潰解體?

北韓在西方的眼中,是一隻行走在21世紀的侏羅紀恐龍。非我族類、非我時代,必先去之而後快。

 

 

美國的北韓專家Nicholas Eberstadt 曾在「蘇東坡」風捲社會主義的殘雲後,1990年6月發表文章「北韓即將崩潰解體」。不過,由老布殊、小布殊到奧巴馬,咒罵這個邪悪軸心二十年,偉大的金日成也去世,北韓九十年代大飢荒,到了2011年上個星期,第二個太陽仍然頑強地照耀北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金正日政權仍然穩如泰山,仍然像冷戰時期的最堅硬堡壘,西方世界大跌眼鏡。

 

黑洞,是最貼近北韓的形容詞。

 

宇宙黑洞的密度,相當於將地球壓縮到一個高爾夫球的尺寸。所以,擁有無法無天、超越物理的吸引力,比太陽的引力更強大。

 

我被黑洞吸引了,一心去看真正的北韓,不是身在南韓的美國記者筆下的「遠東」的扭曲陳年故事。對我來講,那裡不是在遠東的邪惡軸心,那裡是美麗的《賣花姑娘》(1972年風靡內地的北韓電影)的故鄉,還有穿著得體的《金姬和銀姬》(1974年的北韓電影, 也曾在內地大收)、千里馬、金達萊花在等著我。計畫了一年,終於在2011年夏天「阿里郎」表演期間,啟程去平壤。

 

雖然只有六天的官方行程,令我有了親身的感受。Barbara書中描寫的是十多年前的大飢荒北韓了。2011年的北韓,不再是吃樹皮、吃人肉的人間煉獄。

 

苦行僧式的原教旨主義國家

 

我在平壤買了多本北韓有關金正日的官方著作:《關於主體思想》、《金正日傳略》、《偉人金正日》。以及北韓雜誌《朝鮮今日》、《Korea Today》等。希望從北韓人眼中,體會北韓人的思維、角度、感覺和思想。

我發現,一切並非如玉熙所言,北韓並不是一個大謊言。

 

 

幸福,並非必然建基於可口可樂和麥當勞。精神層面的幸福,和資本主義的消費思維壓根兒沒有直接關係。這是很多幸福地圖上前列國家的道路,例如公認亞洲最幸福的國家不丹。

 

目睹眼前紀律嚴明、不苟言笑、敵我分明、虔誠不已的北韓人,看了金正日的著作、言論、故事,和北韓人交談瞭解後,我只強烈感覺到北韓是一個狂熱宗教國家。嚴格來講,是苦行僧式的原教旨主義國家。祟拜唯一的救世主、信者得救、反對享樂主義、追求精神昇華。北韓不富裕,但是有尊嚴,而且窮得相當有尊嚴。因為,全球人民英特納雄耐爾的實現,重任落在他們身上。

 

尊重任何一種信仰,故我放棄批評、不加審視,用另一種持平冷靜的態度來欣賞這朶上世紀社會主義遺留下來僅存的最後奇葩。

 

所以,摘下你的有色眼鏡,和我一齊來近距離欣賞一下世上罕見的漂亮的「金日成花」、碩果僅存的飄香的「金正日花」吧!

 

為了保護為我的北韓之旅提供大量協助、方便的北韓旅行社、導遊,我將他們匿名,在書中改稱代名。部份相片由同行好友提供, 在此鳴謝。(待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