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th June, 2011
Edit

春遊西藏第四天: 到牧民小學任教

春遊西藏第四天: 到牧民小學任教

 

改變路線

昨晚夜宿後藏的日喀則, 頭痛得厲害,痛醒了, 比拉薩時更辛苦。早餐時, 旁邊一位美國遊客告訴我, 她的團友在珠峰基地營時, 高山症發作, 但營地沒有醫生, 拖了廿四個小時才回到日喀則的醫院, 已經沒有了反應。嚇得我馬上打退堂鼓了。早餐後同我的司機商量, 他同意我的改動, 不去珠峰了, 馬上改為早早滾回去安全的拉薩, Hea足五天。還有120多國家沒有去呢, 我才不要“魂斷珠峰”, 至少不是現在。

 

旅途之中, 隨時想改就改, 將就自己, 隨心所欲, 享受旅遊的最大樂趣。不用跟大隊, 失自由。試問, 我怎麼捨得放棄自己旅遊廿年來得來不易的堅持──自由行? 去跟隨鴨仔的屁股後面呢? (唯一例外應該是目的地國家規定, 例如北韓)。

後藏最大的寺廟

 

 

去後藏最大的宗教中心──扎什倫布寺,1447年(明朝)時由第一世達賴, 宗喀巴大師的第八弟子, 所創建, 並成為班禪喇嘛長駐寺廟。三十萬平方米,230個佛堂,三個學院,550個僧侶。五到十世班禪靈塔於此。最大的十世靈塔,由黃金、寶石、鑽石修成。入場費75元。

 

我穿著的藏式傳統氆氌, 雖然熱死我, 但成功i我, ,

吸引了很多僧侶的注目禮, 不用我開口, 他們已經走過來和我合影, 因為當今城市居住的藏民, 特別是男性, 穿著已經相當西化或漢化。

探訪民居

 

 

離開日喀則, 往江孜的路上, 中途我們停下來, 為了探訪當地民居。藏民建築一般樓下倉庫或養牛,樓上郤是另一番風景。中庭有陽光房的花園和茶居,四週有四個寬敞的睡房。格桑阿姨這個漂亮的家, 在2007年用了二十萬修建, 生活十分富裕。

我在拉薩買了很多糖果, 沿途有很多泥濘中打滾的衣衫襤褸農村小孩, 我就送給了他們。看到那麼多童真的笑顏如花, 令我的高山頭痛也治癒了。

 

到達江孜,先參觀宗山城堡。1904年抗英戰爭就在這裡壯烈展開。城堡下面有賣藏獒的小販,八十萬到一百萬人民幣一隻。聽說一隻藏獒可以打贏十幾匹狼。但更好打的是這位小販, 光拍一張相片, 就要收五元。兩張十元! 想光拍不給? 你估你可以打得贏藏獒的血盆大口嗎?

離開江孜, 經士米拉山,這裡有一個四千米高的滿拉水庫。水庫翠綠安靜,陪伴喜母拉雅山脈的雪山。

到牧民小學任教

 

今天的重點是到訪偏僻的龍馬鄉小學。我的司機也不停問路人, 不停走錯路, 才找到山溝的這間牧民小學。共有170個牧民子弟學生,全部住校, 周末再走六個小時才回一次家。

九年免費教育,不上就要款20元一年。學漢語、藏文、英文。小朋友們很少見到外人, 但十分听話,我教他們英文、數學,反應踴躍,個個都主動回答我的提問, 十分聰明。我在拉薩買了四百套文具,有鉛筆、記事本、圓規、尺子, 和校長商量過後, 決定派發給三年級同學們,三百個學生很乖地排隊來取文具。剩下的一百套, 我又去五年級課堂派發。走時, 一個女同學拉著我, “哥哥, 這是什麼啊?”原來, 她第一次接觸圓規! 令我心也酸痛了。

 

和所有藏民一樣, 我相信Good Karma, 每一個善行的結果, 最大的受益者一定不是接受的朋友們, 必定是我自己、和我愛的人。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我感激每一個旅途中的行善的機會, 如高僧所言: “You have to learn to put your head down to be at service to people who aren’t nice to you. That is a source of great joy.”更何況這些是我的同胞手兄.

越過冰川, 穿過聖湖

 

經過卡若拉冰川,高7192米。終年極雪。在觀景台買了水晶石一元一個。另一個小販手持瑪瑙石叫價$160,我不理, 他又降到100元。最後跟我上了車,我堅持只給20元,他想了很久才同意。我以為撿到便宜貨了, 但拿回家, 才發現, 和我在巴西自己拾的石塊差不多。

 

 

下午三點到羊湖旁的浪卡子縣午餐。去街頭的無人看管公厠,臭氣熏天。忽忽完事後出來,有一老藏民在身後追我,要收錢1元!又兇又狠的眼神,我明知他搶錢,也就算了。和來途一樣, 浪卡子小鎮全部上, 清一色都是四川農民開設的川菜館,因菜肉均由拉薩運來,很貴。宮保雞丁要六十元。叫了其它便宜的五菜一湯,125元。

最後一站到達羊卓雍湖, 這是西藏三大聖湖之一。海拔4441米,水深30米,面積700平方公里。雪山流下的水,形成了河。二萬年山體垮後,河變成淹塞湖。有七十公里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