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rd March, 2011
Edit

巴西遊記二:Bossa Nova中的伊帕內瑪女孩

夢中的Bossa Nova, 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


 


我的巴西印象, 不是來自巴西烤肉或雞翼, 而是來自於東京的一間咖啡館。。


 


1996年的一個炎夏下午, 我獨自在六本木的咖啡館, 聽到在播放一把柔和性感, 溫暖懶散的女聲唱葡萄牙文, 聽了一個多小時, 我仍然捨不得離開。。詢問職員, 才得知這位女歌星是巴西日裔的Lisa Ono。。


 


那一首令我一聽傾心的歌曲叫「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Girl from Ipanema)


 


苗條的身段曬黑的肌膚
年輕又漂亮的伊帕內瑪女孩
向前走著
踏著森巴的舞步
冷冷地搖著
柔柔地擺著
想說我喜歡她
想獻上我的心
她卻沒注意我
只顧望著那大海出神
 


慢慢我發現這首歌, 是Lisa Ono翻唱了一首1962年的巴西Bossa Nova代表名曲。。歌曲背後更有一個浪漫動人的故事。


 


1962年, 里約年輕作曲家裘賓(Antonio Carlos Jobim)和填詞人摩瑞斯(Vinicius de Moraes), 兩人經常在Ipanema海灘附近的Veloso酒吧喝酒,兩人經常看見一位青春標緻、步履搖曳的女孩,在沙灘上走過,令他們目不轉睛,但女孩從不曾理會這兩個黃毛小子。冷傲的大美女, 終於激發了這兩位年青人的小宇宙,作下了這首紅遍全世界的《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


 


到了里約的第一件事, 就是前往伊帕內瑪沙灘。, 我哼著這首歌, 看一個接一個的蜜糖膚色的青春少艾, 走在長長的細白沙灘上, 搖曳生姿, 被戲稱 “牙線” 的巴西比堅尼, 布料少無可少, 細如繩索, 和森巴巡遊的性感女郎, 同出一徹。


 


啊, 傳頌了半個世紀的美麗歌謠, 原來是真的! 伊帕內瑪的女孩, 永遠都不會衰老, 由1962年開始, 就在這個沙灘上 “踏著森巴的舞步, 冷冷地搖著, 柔柔地擺著”。。
 


Bossa Nova的搖籃


 


由沙灘走去摩瑞斯(Moraes)街, 這條街以《來自伊帕內瑪的女孩》的填詞人摩瑞斯命名, 是因為Veloso酒吧(現已改名 “伊帕內瑪的女孩”酒吧)就在這條街。由一首歌引發, 到有一條街的名字都以作曲家命名, 可見這首歌在巴西人心目中的位置。。


 


小粉絲朝聖的心情, 我到達酒吧時, 眼睛都濕了。。等了我十五年的酒吧, 位於十字街角, 向街的兩邊都是落地玻璃木窗, 果然方便 “to see and to be seen”! 我坐在窗邊, 感受一下半個世紀前的兩位作詞作曲家, 喝著啤酒, 眼前忽然一亮, 被路過的絕世美女, 引爆出這首傳頌千古的不朽名曲。


 


裘賓天才洋溢地融合巴西熱情的森巴舞曲, 和當時流行的美國酷派爵士(Cool Jazz), 曲調輕快浪漫、柔和輕鬆、慵懶甜美、浪漫性感。不像森巴那樣節奏強烈,還帶有一份慵懶和輕鬆的感覺。這首歌曲打進了美國的暢銷排行榜96個星期, 開創了所謂的「巴西新音樂」, 就是Bossa Nova (葡萄牙文New Way, 新風格的意思) 。這是陪伴我無數個不眠之夜的最佳晚間音樂, 一種可以令人完全放鬆、微笑的心靈音樂。。


 


這家酒吧後來便以這首名曲為店,吸引了成千上的觀光客來此一遊。酒吧內貼有這首歌的手稿, 以及這首歌的原型女生Héloisa Pinheiro女士(常被暱稱為Helo)當年的相片。一看, 果然有“秒殺萬千男生” 的修長大腿, 精緻五官, 均勻身材, 還有, 那種冷酷的走路的風格, 踏著森巴的舞步。


 


葡萄牙石的足跡


 


沙灘旁宽阔的人行路, 鋪有源於里斯本的葡萄牙風格的黑白石仔地磚, 俗稱 “葡萄牙石”, 體現了這個海洋民族, 不是馬上得世界, 是海洋得世界。由非洲安哥拉到南美洲巴西, 亞洲由澳門到果亞, 隨著航海大發現, 黑白的葡萄牙石也由里斯本出發, 落足在世界各大洲。成為了葡萄牙永不磨滅的商標。


 


我發現里約的每個主要沙灘, 鋪有不同的特色圖案, 在伊柏內瑪的行人路, 鋪有金錢圖案。。 在更長的Copacabana沙灘, 則是波浪圖案。 於是這兩個最著名的沙灘, 將這種葡萄牙石圖案, 制成沙灘的紀念品, 如毛巾及手袋。


 


以後去旅遊時,不妨看看你腳下的石頭, 聽聽大海傳來的百年故事。


 


跟村上春樹, 找尋伊帕內瑪姑娘



“1963年,伊帕內瑪姑娘就這樣望著大海出神。而現在,1982年的伊帕內瑪姑娘,依然同樣地望著大海出神。她自從那時候以來一直沒有變老。她被封閉在印象之中,靜靜地飄浮在時光之海裏…


但是唱片中的她,當然不會老。在史坦蓋茨(Stan Getz)吹的天鵝絨般的次中音色土風裏,她永遠是十八歲,又冷又溫柔的伊帕內瑪姑娘。我把唱片放在唱盤上,唱針一接觸,她的姿態立刻出現了。
“想說我喜歡她, 想獻上我的心……”
每次我一聽這首曲子,就會想起高中學校的走廊。”(節錄自《1963/1982年的伊帕內瑪女孩》)


 


60年代,  來自巴西里約熱內盧的Bossa Nova音樂傳到日本, 風行一時。這首名曲也令村上春樹一聽難忘, 寫下了著名的的小說《1963/1982年的伊帕內瑪女孩》。在讀大學時, 我已經看過這本小說, 對伊帕內瑪女孩, 充滿了村上式


 


小說最後一段:


 


“1963/1982年的伊帕內瑪姑娘,如今依然繼續走在灼熱的沙灘上,直到最後一張唱片磨平為止,她會永遠不停地繼續走著。”


 


到了2001年, 應該改寫, 她由沙灘, 走到了一間珠寶店。


 


這首歌的原型女生Héloisa Pinheiro女士(常被暱稱為Helo), 1962年芳華18,住在沙灘附近, 天生麗質, 一曲成名。雖然年近七十,風韻尤存。不過她有一件麻煩事:她開了一家珠寶店,店名就叫」伊帕內瑪女孩」,2001年面臨兩位作曲作詞人後代的法律訴訟, 指她侵犯這首名曲版權。由於巴西公眾支持Helo, 她亦證明作曲家曾在新聞稿中封她做伊帕內瑪女孩, 最後勝訴。這家珠寶店現在位於聖保羅。


當然, 1962年的伊帕內瑪女孩,因Bossa Nova之名, 至今還活在巴西人以及全世界人的心裡。她每天還在長長的伊帕內瑪海灘上走著嗎?


 


今天, 漫步2011年的伊帕內瑪沙灘, 我哼著“Tall and tan, young and lovely, The girl from Ipanema goes walking”。看著一個接一個的蜜糖膚色的青春少艾, 走在長長的細白沙灘上, 搖曳生姿, 被戲稱 “牙線” 的巴西比堅尼, 布料少無可少, 細如繩索, 和森巴巡遊的性感女郎, 同出一徹。


 


巴西日僑之天后歌手


 


巴西和日本的關係, 千絲萬縷。不止是村上春樹。


 


巴西是最多日本移民聚居的海外國家, 約有150萬名日裔巴西人。但相對巴西華僑只有20萬, 這是很罕見的比例。 源於1888年, 巴西廢除黑奴制, 勞工短缺, 和日本政府達成協議, 輸入日本農民, 在咖啡園工作。 大規模由日本移民到巴西, 一直持續到二次世界大戰之前。七十年代日本經濟起飛後, 有很多日裔巴西人回國居住工作。


日裔巴西人中, 以出生於聖保羅的小野麗莎最為出名。父親在當地經營音樂酒館,因此她從小便接受許多巴西一流音樂家的薰陶,十歲時舉家遷回日本。1989年,小野麗莎在日本發表了首張葡語專輯Catupiry,將 Bossa Nova曲風介紹給日本樂迷,其無拘無束的音樂,搭配上她時而慵懶柔軟、時而活潑俏皮的唱腔,迅速地在日本形成一股流行風潮,不僅是爵士領域,還延伸至流行市場,成為日本少數能夠跨出爵士樂界征服流行市場的爵士歌手。她曾在香港, 台灣舉行演唱會。


我第一次接觸Bossa Nova, 就是在東京的咖啡廳聽到她的歌, 一聽傾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