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th February, 2011
Edit

巴西乍泄的春光

除了Lisa Ono唱的伊帕內瑪女孩, 除了巴西烤肉、足球, 這些年來, 巴西, 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 還有什麼呢?



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火車站的候車大廳門口,從前的女教師,50多歲的朵拉擺了一個寫字攤,專為來來往往、目不識丁的旅客代寫家書。寫一封信收1塊錢,如果需要代寄,就再加1塊。然而她常常在晚上將收了錢的代寄信件帶回家,和鄰居愛琳一起,將這些信一一拆開,盡情地奚落取笑一番,然後把認為重要的信寄出去,其他的信則統統鎖進抽屜或乾脆扔掉,直到有一天,遇到一個小男孩。1998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巴西電影《中央車站》被世界各地的影評人譽為“全世界最好看的電影”之一。當年, 這部片子, 也曾令我落淚。



這次前往巴西, 選擇了三月。理由簡單不過, 里約熱內盧嘉年華!



噢, 還有那盞《春光乍泄》中的伊瓜苏大瀑布台燈帶領我, 跟隨黎耀輝的足跡, 和王家衛的鏡頭, 重溫無腳的小鳥那種香港人獨有的無助迷濛。在世界最大的瀑布──伊瓜蘇大瀑布!


由巴西, 到阿根廷。不要為我哭泣! 



Comments